《珀虎與莉莉絲的選課教室》: Chapter 1-1 不就是單純選課嗎!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2093744/

同學們已經看懂相關規則了嗎?什麼!還是不太能理解這些規則代表的意思?那麼就來欣賞吧!這是一段學生之間求學與升學的故事,平凡的高中生們是如何的創造出不平凡的社會影響力?以及爾虞訛詐互相鬥智較勁的過程,學生與學校之間又將會是如何摩擦起火花?

「咳、可以開始了嗎?」

「珀虎──不能夠在這個時候插嘴啦!」

「有差嗎?比起讓旁白說著一些無法炒熱氣氛的話,不如直接看我們的實戰經驗不是比較精彩?」

「真是的!珀虎這樣還能算是男主角嗎?一點耐心都沒有。」

「我也沒說過自己想當主角……」

「你說什麼──」

「沒事!那就開始吧,屬於我們喧囂的世代。」

※※※

地點:央智大學時間: 早上 十點三十分

央智大學的某間教學大樓電子智慧型公佈欄前面,穿著平城高中制服的一對男女正在討論是否就某個課程進行下標。

男的有一頭俐落黑色短髮,給人的感覺看似陽光卻如同冬天一般幾乎沉默不語。一般世人的眼光來形容的話,就是校園期間不僅文武雙全,個性非常跩又自以為是的模範生!缺乏人際關係因子集結於一身的怪胎。而這樣的怪胎在各個劇本底下,自然還會有個如死黨般的女同學願意和他往來。當然這不過是最理想的情況,倘若在現實生活過於的酷,通常都會被標上魯蛇(Loser)的標誌。

一旁穿著綠色蘇格蘭裙和褐色水手服的烏黑長髮女孩,個性完全顯現於外表。說是外向?衝動?還是直接?無法判定。總之、就是一位比男人更有男人味(?)的可愛女孩。對於期待尋找大河撫子風格的人,基本上都會近而遠之。不過這樣的少女若是在一位個性陰沉的少年旁邊時,卻會讓許多現充(リア充)、魯蛇、陽光型男們羨煞到無法直視。這就宛如自己心儀的對象誰都不挑偏偏來個CCR(Cross Cultural Romance),雖然沒有所謂的對或者錯,卻會自然而然在潛意識醞釀某種情緒。

「這一門課有三學分,只需要用兩張來換你覺得如何呢?根本心動。對吧、對吧!」少女雙手捧宣傳單在少年的面前不停左右揮舞,就像是在催促著對方趕快修跟她一樣的課。情景就好比是在逛菜市場的時候,突然有個攤子在做促銷!明明只是在激發強迫症患者的購買慾,卻依舊阻止不了心中盤算的念頭。

「別衝動、兩張可是相當於我們每人總比例的九個百分點……」

「才九個百分點,想看看這可是超容易過的營養學分。三學分相當於每個星期有兩天要上超過三小時的課喔!挑這門的話,就可以在上課時做些有意義的事情。」因為男方的回應比女方預期的還要來得淡定。這時候少女只好不斷指著宣傳單上的幾個大字。上面寫著,營養到不行保證輕鬆想要三學分?選這門就對了。

少年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的回應。這樣的廣告宣傳猶如過去私立學校的招生手法,沒達到校方要求的基本條件或者門檻,相關的優惠或者是獎學金都會被取消或者是被沒收。這些都是小事,大事卻是選了一所沒有自己興趣科系的學校,結果還必須要付出高學費來度過後面的四年校園生涯。不過如今已經不同,校方已經不能夠再採取這樣的招生手段。因為課程完全是由學生自己去獨立判斷。

「這所學校取得學位的門檻是三十學分,有調查過其他需要修讀的課程價值幾張嗎?如果都是兩張的話,還至少需要修九門。也就是要用二十張的代價,我們每個人身上可是只有二十二張啊!」少年很冷靜的盤算,如何的讓這二十二張票券產生對自己有利的最佳組合。面對自己如同死黨般的女性朋友如此的容易被一張宣傳單受到影響,不經意的深深嘆一口氣。

「對耶──好像不少學校兩學分的課程也才五百多股。這麼一想的話,把持股都貢獻在這所學校就虧大了。大概?」女同學歪著頭露出疑惑兩難的表情,看起來不像是數學太差才不懂,而是不懂為何自己認識那麼久的男同學如此拘泥區區兩張或者畢業門檻所需要的總張數。

看似相互爭吵的畫面,事出必有原因。這樣的原因對於單身的人來講,就是不懂的讀空氣,隨意的在公共場所釋放閃光。

當這對男女剛進入央智大學門口的時候,這邊的學長姐和教職人員就很熱情的發放傳單。內容大致上就是針對某一堂三學分的課程有被列入某科系畢業門檻條件裡頭,並且這門三學分的課程目前打對折從四張降價到只需要兩張。對於單一細胞的女孩來說,打五折又承認學分這類的課程絕對值得買卻被男方制止。這邊的問題點不在於是男方還是女方講的話比較有道哩,而是在於雙方不服輸的個性導致都不願意有讓步的動作。

少年心中思考著各種狀況,為什麼這所學校特別只針對這門三學分的課進行行銷?如果是列入畢業門檻的課程,那麼其餘相關領域的課程難易度又如何?如果說真的押這門課程,到底對於自己的未來有什麼有利的條件?最後、為何連央智大學的學生也在為這門課行銷?又不是社團,這類不是交給學校來經營就好了嗎?諸多的疑問和無解,實在讓少年沒辦法當下就篤定的下重本。但是這些疑問卻在打算說出口時又吞回去,因為他知道少女一定會以為這些話是在對她找碴。與其讓事情朝向無意義爭端的方向發展,不如維持現在不冷不熱的客觀立場。畢竟這些想法,單純是以懷疑校方為出發點。用哲學的角度來思考的話,懷疑主義者只需要對有疑點的事物進行提問,相關的舉證責任在於非懷疑主義的身上。這樣的用詞當然沒辦法說服經驗主義者,因為經驗主義就是以實際有相關經驗做為舉證。

「記住,我們這個世代只有單一專業領域是活不下去。除非像那些貴族菁英因為沒有出社會後的壓力,否則一般人是沒有資格選這種高代價的課程。」以少年的立場來說,家境上並不能稱得上富裕。一旦家中的人退休以後,勢必要有人撐起整個經濟重擔。而他認識許久的這位女生,情況上多少與他大相逕庭。但是要被稱得上千金大小姐,卻又有那麼一點距離。這就好比是家中有人是擔任公務人員,但是卻不能夠代表說家裡非常有錢。

在這個年代已經不吃不限科系這一套,許多的服務業或者從零做起的技術工作,百分之九十都被機器人所取代。連同製作機器人的專業技術,也被機器人取代由它們自己來製造自己。照理來講,當全世界的工作都由機器人代替人類時,人類將只需要成為被供養或者眷養的存在。實際上卻不是如此,反而眾多的工作變得更加的封閉,不僅要考慮市場的供需,還需要擔心自己認證的專業又被新技術給取代。

「什麼嘛!憑憑一樣是高三生,為何還要被你這樣說教。」

「莉莉絲,現在不是賭氣的時候。關係到自身未來的這七天競標期,不該在第一天就將籌碼全盤托出。而且別忘記我們的目的,今天只是單純的參訪各所大學。在還沒有完全了解政府的這項政策和運作模式之前,不應該輕舉妄動。」

「不懂、不懂、不懂,只是想要好好體驗四年大學的生活,為什麼還要變得那麼複雜!」身高大概有一百六十公分的莉莉絲,不停左右擺動身體。像小孩一般讓側背的包包隨著物理上的牛頓第一定律進行慣性運動。

「我們這一代的人算是非常幸福了。至少決定權是真正在自己的手上,回頭看看那些九年一貫、九五暫綱、十二年國教、特招、會考,如果不是這些前輩們努力為我們這一代爭取,可能現在還必須被冠上『低抗壓性的爛草莓』或者『沒有夢想的魯蛇世代』的名號。」少年朝無人的地方上揚頸部四十五度,看向那一望無際的青空。

貓世代正是現在少年與少女們身處的時代。以往的人只要像忠誠的狗一般的過日子,就不需要怕沒飯可吃。然而現在需要的是有個性、創新、非凡,才可以在校園或者職場上受人青睞。年輕人不在像守門的護衛,一站就幾十年的時光。他們宛如自由的旅人,想要何時跑就馬上的走人。或許過去的人會覺得他們不團結、不忠誠、不負責,然而他們知道什麼時候離開才是真正有利於他們。公司不在是年輕人的家,年輕人真正的家就是老一輩可遇不可求,那份真正溫暖的住家。

「現在不是想聽珀虎講這些大道裡的時候。至少給我一個明確的理由,為什麼不要第一天就下標這門課?這並非單單湊學分的問題,而是每門課都有名額上的限制。如果在最後一天才開始選課,萬一連達到相關科系的學分數都不到該怎麼辦!」莉莉絲現在想的角度與珀虎不太一樣,她的邏輯就如同動漫御宅族在面對限時限量的首刷產品時,非得當下買不可的心理態度。而這樣的想法總是會在燒退的時候感到茫然,像是當初為何願意用兩倍的價格買一個贈品?這個限量的產品轉賣還有原本的價值或者增值空間嗎?又或者這個產品真的在日常生活當中有實質的幫助或者用處嗎?

珀虎過去也是有收藏癖。直到自己工作賺錢後,才發現沒有錢真的是萬萬不能。社會保險、通話費、水電費、伙食費、交通費,當發現自己的收藏品賣不出去,或者只能賤賣只求溫飽時,就會覺得這類的消費是沒有任何意義。

這也是為什麼與莉莉絲的想法相比,珀虎的個性過於相對保守。學生就如同童話裡頭的蚱蜢,在還沒有到冬天之前想法都會過於的樂觀。一邊訴說自己的夢想,一邊嘲笑努力在底下工作的螞蟻們。但是這樣的人生選擇並沒有錯,畢竟人跟昆蟲有極大的差異,蚱蜢隨時可以重新燃起鬥志認真的打敗現實。

換成投資者的角度來說,過於保守的人是沒辦法抓準時機。當機會錯過的時候,就只能乾巴巴的看著別人獲利。不過單純就現況來講,莉莉絲的行動會造成日後選其它課程的風險。一旦買下這門課就好比是簽下長期保單,還是那種沒辦法單方面違約充滿陷阱的合約。這就是央智大學的行銷手法,用熱情的師生和誇大的宣傳來掩蓋後方那龐大無比的商機。能說這個做法錯嗎?不行。因為至少還是有一群人是心甘情願的花那兩張去買這門營養學分。就如同股票能夠高架或者低價成交也是撮合後,買賣雙方達成協議的結果。

「別忘記,現在不管是國立大學還是私立大學。在這個少子化的年代,也不得不對市場供需低頭。現在的狀況很現實,學生很少但是大學林立。重點是已經沒有人信任國立大學,出來就一定能有好出路的這種原則。」

珀虎與莉莉絲還在高一的時候,曾經發生過一起大學與科大之爭的事件。已經出社會的高職生或者技職體系背景的人,薪水方面普遍比普通大學出來的還高。人們嘲笑、看不起、不屑大學畢業的學生。這一切都是自由主義(或社會主義者稱的資本主義)底下,金錢衡量後的人性結果。實際上,如果是要到外頭工作確實就該走技職體系。至於普通大學就應該重點式的培育以國家為主體的戰鬥力,也就是廣納學術研究團隊。畢竟國家的競爭力並不是完全來自於市場上企業的經濟好壞,而是在於有沒有具體的社會實力可以讓整體發展與福利都達到完美的結合。

「珀虎──都是因為你不斷講個不停,剛剛那門三學分的課已經被其他學生標光了!好歹央智大學也是企業喜愛排行前幾名的學校!啊──好不容易有如此營養的學分,這下只能挑那些冷門又難過的課程。」在珀虎像是自言自語般滔滔不絕的時候,莉莉絲根本無暇旁聽。因為她的視線一直在看著教學大樓那面智慧型電子公佈欄,上頭的缺額部分已經用大大的紅字寫,已滿額。少女如同剛出社會應徵的新鮮人,那種滿心期待錄取卻被刷掉的心情,簡直比目睹NTR(日語:寢取)現場還要晴天霹靂。

這個時候珀虎注意到該門營養學分的課程以後,差一點昏倒。大學生的年齡確實都已經滿十八歲或以上,而選修課程本來就可以依照個人的興趣去選擇。但是這一門課實在是讓他有點不解。不太像健康教育、教導戀愛,或者性相關基本知識的課程,卻又給人有相同或者類似磁場的感受。

「我說……莉莉絲這門課的名稱不知道我的理解有沒有錯誤,難不成就是那個BL?之前在教室是有瞄到你在看一些少女漫畫和兩男做封面的同人作品,不過這類型也算是妳的攻擊範圍?」珀虎為了確認那兩個英文單字是否如他所想,立馬的從包包取出智慧型手機翻閱該校課程的詳細簡介。

「也沒什麼啦──嘿嘿、作品本來就有各種傳達劇情或者表達內容的方式。單純是對『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BL』感到有那麼一點興趣而已。只是一點點喔!並沒有說是因為BL才執著於這三學分的課程。你看看!當中還有像是打排球、游泳或者騎腳踏車的熱血劇情!」莉莉絲察覺到珀虎知道什麼是BL後,原本的那股執著感馬上的就消散一空。一切仿佛是在演戲,完全是為了達到特定目的才吵的架。

「你剛剛是想要推薦我和妳一起修這門課,對吧?」珀虎有意識的想到莉莉絲不只是自己想要選,還不斷催促少年也得選。

「是啊!自己一個人修這門課很奇怪,好像是我特別喜歡BL一樣。」

「但是你剛剛是想要推薦和妳一起修這課,對吧?」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珀虎只好再一次的強調自己差一點就要被隊友打槍。

「吼、沒必要再重複一次吧!珀虎這樣追根究柢的個性,可是會被女生們討厭的喔!」

當莉莉絲紅著臉說這些話的那一刻,珀虎察覺到公佈欄附近的高中生寥寥可數。明明只有那麼少人,課程的名額卻已經滿。對此感到匪夷所思的珀虎查看了教育部線上系統中的公開資訊,也同時發現確實是真的滿額。「教育部公開資訊系統」這個網站有全部大學的課程、學分、即時價碼、名額等資訊,並且校方相關課程一旦滿額就必須要立馬回報給教育部,藉此取得相關學分所能得來的經費。未依照規定回報的學校,相關課程的費用就必須要自行支出,不得跟學生索取。否則會同時涉及到民事以及刑事相關的連帶責任,並且不得於隔年招相關課程的學生。

「莉莉絲,這門BL課總共是招幾名學生?」

「六十五名,有什麼問題嗎?剛剛你不是在翻資訊。」

「現場的人數含我們在內也才九個人,難道不覺得哪裡奇怪嗎?」

「不會啊!其實像這種熱門的課,一般人沒有來到央智大學也都一定早在網路上看過了。」莉莉絲用著看到古代三葉蟲的表情望向珀虎。很直接的在傳達某句話,難道你選課都不先上網查的嗎?這對珀虎來講是深深影響到自尊,因為前不久才在對莉莉絲說三道四。

「不、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沒有來到央智大學卻能夠報名課程?相關的票券交割不是要到校方臨櫃這邊辦理嗎?」珀虎對於這方面的知識還是尚有了解。

高三下學期的時候,教育部的成員曾經到學校發給每位學生一份票券存摺。當中有二十二張即為兩萬兩千股的點數額度在裡頭。任何人往後的選課,都需要持該存摺以及雙證件到該校臨櫃辦理課程下單。票券與股票市場的差別在於前者像電子票證,下標成功後馬上的從存摺當中扣掉股數,而股票則是有交割時間必須要等待。再來就是課程一旦購買後不得轉買,所以只能算是半自由的市場。

「哈哈哈哈──早跟珀虎說過,老師在講時要聽嘛!就是因為你沒在聽,才會陷入這樣落魄的窘境。不能夠因為自己好像什麼都懂,就可以連一些基本講解的內容都用來打瞌睡。你看看你,連這一點都不知道的話還談什麼競爭力?」對於珀虎還停留在舊制下單方法的思維,莉莉絲不僅憋不住那噗噗脹飽已久的雙頰,還不時的在搥地。

「別再賣關子,我們可是僅剩七天啊!現在可是分秒必爭。」珀虎因為知道女方有自己缺乏而且絕對有利的常識。不免也感到難耐般的丟臉,想要立即撇開話題。

「有一個地方叫教證會、全名為教育票券委員會。隸屬於教育部,管理全校的票券。可以想像成類似無實體股票的集中管理中心(俗稱:集保中心)。」

「這個不用你說,我當然也略有耳聞!但是這跟學生不需要到現場臨櫃又有什麼關係?可不要跟我說學生都在那邊。」

「連這一點你都沒想到嗎!虧你還是優‧等‧生。既然股票都能夠通過電子下單,我們的這些票券股數又何嘗不行呢?」雖然莉莉絲講的話有幾分道理,但是教證會也只是單純管理各個學生和學校持有學生股數的系統管理單位,並不能夠實現直接購買課程的管道。除非……有類似股東會去的證券交易所,或者類似代裡委託購買的場所。依照珀虎對於整體運作流程的理解,想不出任何一種方式可以達到類似的目的。

「珀虎就別再沉思了,不知道就好好問我吧?沒人規定優‧等‧生不能夠發問喔?就算是天才也是會在偶而踢到鐵板敗給努力認真聽的人。漫畫中不就時常可以看到?努力型的忍者雖然沒有天分,卻可以在關鍵時刻擊敗天才。」莉利絲這麼說的時候,還順便做出像是要用瞳術之類的詭異動作。少年不經的覺得,這樣的行為實在是有夠中二病(日語中的廚二病,通常是指那些將非現實情況會發生的事情具體化的恥力專家)。幾年後這位少女或許會發現自己正在不斷的創造出黑歷史。

「唉……是要報剛剛BL的仇嗎?我知道、知道、知錯行了吧!目前只能猜測有個委託購買的場所可以用電子下單的方式,妳現在也只有提供這樣的有限訊息。」珀虎的想法是正確,但是卻也將整個流程過度的複雜化。以至於說沒有辦法用學生該有的角度,簡單的去想一件事情。說好聽是很有想法,說難聽就是腦筋太死。腦袋不知變通又固執的人,雖然不能說一定錯,卻會錯在效率不足。

「集中校園市場,買賣雙方報價以競價的方式進行交易的市場。這部分就是珀虎想的類似證券交易所的地方。而綜合高中職交易市場則是可以在那邊進行委託購買課程或者電子下單申請的場所。」這邊少女提到的事情,不過是在解釋課程的相關股份是如何的進行交易與交割,卻沒有提到最關鍵如何的進行電子化購買。

「是、是,天才的莉莉絲大小姐,小的我該如何用智慧型手機進行電子下單?應該不用在到那個什麼市場持雙證件辦理吧?」對於莉莉絲有這麼大量對於升學箱關的資訊,使得珀虎覺得自己在某種程度上被比下去。這個時候他的行動很簡單明瞭,至少讓少女不會覺得他現在很無知。

「答錯囉!其實只要用平城高中我們學校的學生帳密再加上身分證末四碼就能夠登入購買囉!很方便吧?對了、需要安裝這一款APP『教育部,讓我們一起來升學Ver2.0』容量不是說很大,畢竟只是方便連入網址而已!有點類似手機平常掃QR─CODE那樣。」

當莉莉絲給珀虎看她的手機,那款APP的圖示不經讓珀虎想要吐槽。他萬萬沒想到國家體系真的會做出這樣的軟體,因為過去光是個網路塞車就讓不少考生和家長暴跳如雷。

「原來這款迅速竄紅的APP就是可以電子下單的程式啊?真是令人感到意外,看來以後要學莉莉絲多玩些手遊遊戲。」珀虎話中有話,不過少女對於玩手機遊戲這個關鍵字完全的不以為然,反而以為少年正在誇獎她。

「哼、我真是虧大了!不僅沒選到BL的課程,還需要免費教你這些上課就有在講的事情,看你要怎麼賠償我!這可不是請吃知名品牌的冰淇淋就能了事,不過如果你真的想請我吃也無所謂。」莉莉絲發出哼的一聲,表達要珀虎付出相等情報代價的資訊。至於少女所提到的冰品,市面上的價格一杯足以飽餐三天。

「好啦……那我就跟妳說一個好消息,只是實在不想跟妳說。」

「什麼好消息?」莉莉絲偷偷的斜眼瞄向珀虎,擺出好像還在氣頭上的樣子。

「這門BL課之後一定會再開放名額,而且價格會遠低於兩張。如果我的猜測沒有錯的話,大概只需要用五百股就能夠買下。整整可以省下一張半的票券!」這其實只是珀虎的瞎猜,但是他暗中已經感受到這所學校的營運方式。這就像有些單機含線上的遊戲,剛開賣的時候都會按照原定價並且喊著說有打折,後來發現庫存過多的時候又會馬上再打對折。

「珀虎就這麼喜歡賣關子嗎!」莉莉絲故意模仿剛剛珀虎的說話風格。

「簡單的說,現在的BL課程就好比是未上市、上櫃的股票。一般人的認知都是私募每張的價格會比較便宜。但是現在這種次公開型式的市場,卻能夠讓學生認為現在眼前的內容即是真。但是在還沒有得到正式認可前,相關實際的價格評估都只是學生之間與學校的一種默契。」雖然這麼說,珀虎心中還是有個疙瘩。公開資訊系統為何也會顯示滿額?這樣推理的方向不就有問題?除非說這門課不屬於私募的形式,那麼什麼樣的方法可以成為增額開放的可能性呢?

「對了!就是增資。只要校方提出增資計畫,自然能夠開放更多的相關課程名額。只有朝這個方向想,才是最合理和適當。」琥珀這靈機一閃的想法,讓他終於能夠好好的鬆一口氣。想到可能要請莉莉絲吃知名品牌的冰淇淋,錢包不經的打起寒顫。

「原來如此,那麼央智大學事件就此告一段落!」莉莉絲像是偵探節目的收尾,不斷的拍手。然後示意要珀虎告訴她,下一個場所要去哪裡。

莉莉絲在課程沒有選到的時候,早就已經完全放棄選那門課。尤其是注意到珀虎完全對於該門營養學分沒興趣時,更是沒有理由在挑該科目。對於少女來講,她並沒有一個特定方向的目標,唯一期望的事情就是能夠在大學四年跟自己認同的對象度過。至於珀虎知不知道少女的心思呢?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有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如此。每個人都是無法成為客觀的角色,因為大家都僅保有部分的事實,在沒有取得完整真實的情況下,如果每有任何一方願意讓步或者退一步想一下對方的立場,那麼爭執只會一直持續下去。人際最大的毒藥不在於沉默或者忽視,而是不願意了解對方卻已經給予他人烙上負面的評價。這樣的行為不會只出現在別人身上,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在自身。

「剛剛莉莉絲提到的綜合高中職交易市場,我對於這個地方稍微感到有一點興趣,今天下午就到這邊看看吧?」

「嗯?既然珀虎都要電子下單,去那邊又是為了什麼呢?」莉莉絲頭上的呆毛(一搓頭上豎起來的毛髮)像是附和著她的疑惑翹了起來。

「既然跟證券交易所差不多,那麼勢必有證券交易營業員。而如果有營業員,就一定會有販售或者提供情報的菜籃族型學生或者自認為很厲害的顧問名嘴。」珀虎覺得這樣的機會很難得,有些事情就是只有在某個年齡才能有機會去體驗。不管是實習生、全國校園比賽、企業參訪、海外留學、社會運動,這些經驗往往只有在還是學生的時候,才可以被人們所加以體諒。或許每個大人心中都有學生時代的熱情與稚氣,但是沒有人願意與他人成為真正的朋友。少年是否是基於這樣的心情才打算去交易市場?不、單純只是想找個藉口繼續的邀身旁的女性陪他到處的行動。

身為高中生的珀虎很清楚一件事情,男女之間的戀愛。只有在還穿著學生制服的時候最為單純!或許國中與高中的校規與時間束縛的很緊迫,但是正是因為這種長期相處的過程,反而比大學或者出社會後更能夠有最簡單的交往方式。

一對穿著普通校服的少年、少女,在踏出央智大學時露出滿滿的野心。兩人之間心裡想的是否是同一件事情?不知道。然而很明確,他們的最終目標不是拿到學歷就好,而是能藉由教育部立意良善的政策尋找出能對自己絕對有利的BUG,哪怕是開啟外掛也必需要好好挑戰冒險一番。

下一站──綜合高中職交易市場。

部落格的原文連結:https://lazyteatime.blogspot.com/2015/10/chapter-1-1.html#more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