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虎與莉莉絲的選課教室》: Chapter 1-3 不就是單純選課嗎!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2093744/

   珀虎也是因為這位低收入戶學生的想法,而在寒假去嘗試一般階層服務業的工作。珀虎認為會造成「仇富心理」或者「拒絕靠家人」是這個社會過於姑息雇主們的行事所造成。長期堆積的壓力、領取的低薪、漫長的工時,使得一個人的雙眼沒辦法忽視能夠漫無目的花錢的自由者行為。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這是古時候的一種說法。不過珀虎認為奢入儉難的原因在於初期的環境與教育方式有關,也是有人儘管有錢一樣過得很樸實。但是這只是單純直接解釋後句的情況,也就是現在的人們仇視富者的原因。若真正讀懂整個句子──反而像是在傳達當窮人變有錢後,變得再也無法用節簡的方式生活。也恰巧能夠解釋,為何現在的人們工作都只想著賺錢!賺足了錢失去了時間,尋找小卻幸?卻沒抓住大卻幸的機會。

  「對、不管教育的政策如何的改變,都一定有人可以從中得到利益。不過,也正因為有民間企業的投資才使得現在的教育環境比以前還要好。」

  「幾世紀來都有一個議題,學校不該成為出企業的職前培訓中心。如果企業這樣公開的投資,不就儼然成為培訓員工的場所?」

  「這樣的想法其實是一種鬥爭。第一點,基本上大學生會選擇某一塊領域的時候,其實就抱持著未來想在該領域的職場上發揮。第二點,在台灣還沒實行這類票券投資課程方法之前,各校各科系的必修學分其實也只占總畢業學分的三分之一。換言之,有三分之二的學分數是讓學生自己選擇他所想要自我提升的管道。不過那時候也很現實,大部分的學生只選擇營養課程只求畢業。第三點,基本上企業投資的學校反而比一般的軍校靈活許多。進入軍校的學生,畢業後除非違約賠學費和相關生活費,不然就非得簽五年的合約。相較之下企業並不會綁學生,雙方都有權利選擇要或者不要。」小颯在說明自己立場和想法的時候,珀虎則是用會計的角度來看待她所說的內容。

  現在的企業都是公開透明的投資課程,這樣的話校方也沒辦法從中隨便的使用那些經費。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公司會計的傳票上不可能只單純用捐款科目作為費用上的分錄。這樣是沒有辦法讓股東同意該筆交易,所以就必須要加入註解明細提供相關補助的實際用途。那麼校方也無法魚目混珠,將經費隨意的挪用在不正當的地方。不過對於學分方面的部分珀虎不太認同,有些科系的必修學分可能占據了四年當中將近四分之三的時間,這樣的學生除了專業知識外,反而會變得沒有任何額外知識或者經驗做為外在討論的基礎。缺點就是會使這樣的人變得過於自大,看不到其他科系所需要付出的努力並不一定比較少。簡而言之,越是沒有自由時間的人,越可能陷入價值觀判斷的窄門。

  「為什麼珀虎和小颯一直把我晾在一邊,自顧自的聊起來!剛剛不是小颯要我讓珀虎安靜的嗎?」一時之間存在感瞬間薄弱的莉莉絲,為了突顯自己的存在感進而開始抱怨吵鬧起來。不起眼的少女要培育成有存在感,本來就有點難度。不過莉莉絲也不能算是不起眼,至少在學校裡頭不是。

  「嗯?原來妳在啊?還以為妳已經先回去。」

  「珀虎──!」

  「開開玩笑……收回那個好像緊握很久像是要隨時打人的拳頭吧?」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脅的珀虎,趕緊的安撫情緒高漲的莉莉絲。

  「對了、你們倆位有沒有參加學校的高三群組嗎?」

  「高三群組?」珀虎對於小颯的問題感到困惑。

  「咦、珀虎你不知道嗎?」

  「當然知道!只是群組什麼的不是會洩漏個資嗎?而且別人隨便都能加你好友,萬一他們透過軟體竊取智慧型手機內的資料怎麼辦?」珀虎其實根本不知道「高三」群組,他只知道有軟體可以開群組。不過為了不讓莉莉絲恥笑,少年還是示意要裝作知道。但是珀虎講的也並沒有錯,智慧型手機連上網路勢必有各種的隱私風險。當然也是有優點,像是迷路或者有危險時可以開啟GPS呼救。

  「明明就不知道嘛!現在的群組已經回到以前網路匿名時代的初衷,現在不僅身分不會曝光,連IP位置也不會有機會讓他人釣魚取得。」當莉莉絲這麼說的時候,珀虎覺得雙方之間可能有專業上的代溝。基本上只要有連上網路的行為,雙方的電腦或者伺服器都一定能取得對方的網路位置。所以重點不在於網路位置或者匿名性的條件是否充足,而是能否保證可以預防他人繞過防火牆竊取個資。更別說現在的通訊軟體還會偷偷的把個資上傳到對方的公司。方便人與人之間加好友的管道,必須付出無形的代價。

  「好啦──其實我真的不知道高三群組是什麼玩意兒。」為了不讓莉莉絲感到丟臉,珀虎打算趁小颯理解到莉莉絲的錯誤訊息前,捷足先登的承認自己並不瞭解現在的群組模式。不過後來的回應,卻讓珀虎深深的後悔為何要為這個軟妹放下姿態。

  「高三群組?我也不知道。剛剛跟珀虎提的知識,都是在小颯提到後用網路搜索引擎去知識網隨便找。」莉莉絲完全沒有對於提供未經檢驗的錯誤訊息,感到絲毫的罪惡感。不過珀虎一點也都不意外,因為那位少女實在是太容易相信網路上的訊息。只要有人在內容中寫幾句專有名詞、引用名人,或者是寫得煞有其事都會讓莉莉絲深信不疑。

  「小颯、小颯,那個群組是怎麼樣?詳細希望!」對於不害羞於問問題的莉莉絲這一點,倒是略勝珀虎一籌。而且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少女在這種場合都會反射性咄咄逼人的靠近對方。東方人通常比較無法忍受這樣的近距離接觸,當然就算是西方國家也沒有開放到隨便可以逼近一個人。

  「別這樣──莉莉絲妳一直往前壓我會支撐不住。」小颯現在的狀態,有點像是被怪叔叔撲倒,不過用男性角度來看的話,單純像是百合般的畫面。

  「那妳要來替我跟珀虎解惑嗎?珀虎聽不聽得懂,這一點倒是無所謂。反正之後在由我親自恥笑。」不是恥笑而是教導吧!就連這時候也不忘吐槽,珀虎不經揉起自己的太陽穴。身邊有那麼一個吵吵鬧鬧的人,到底算是幸福還是不幸?

  「簡單的說,這個高三群組是我們平城高中專屬的群組論壇。會用論壇來形容是因為包含非常多的群組。而每個群組之間也有提供各自以及他方的進入代號,只要選擇自己有興趣的代號,就能夠參與其中。」小颯這時候不知道從交易所何處,搬來了一張小白板。居然還真的開始上起課來,珀虎心想小颯難道屬於這種屬性?

  「興趣?這個興趣是基於什麼?還有到頭來還是沒有解釋這個群組存在的實質意義在哪裡。」珀虎對於他人沒辦法一次把話解釋清楚這一點,都會容易無意的將自己在網路上酸人的語氣用在現實上。如果不是很熟的朋友,一般人對於有這樣態度的人都會歸類於不好相處的對象。不過小颯大概也查覺到珀虎是個隱性宅,所以也知道這樣的口氣並非是特別針對誰。

  「……」「嗯!完全聽不懂。」

  「妳是因為我說沒重點才這麼說,還是根本沒有在聽?別以為裝成品酒師的模樣,就會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專業。」看到莉莉絲一開始那發呆的神情,就知道根本沒認真的聽小颯說話。

  「這種小事就不要計較嘛,難怪沒有朋友。」

  「嗯?我的朋友很少,這不是常識嗎?」

  「不、根本是沒有朋友。」

  「說什麼話?沒看到論壇上多少人在我的文章上按GJ(Good Job)!」珀虎隨手的將智慧型手機登入到論壇的畫面。

  「這只是網民無聊之餘給的同情分數吧?你的積分還有登入總時間,不就證明自己在現實生活根本沒有朋友嗎?」莉莉絲露出看到可憐生物的模樣,卻不帶任何一點同情心。

  「小颯也幫我說點好話吧!」珀虎望向在一旁愣住的少女。對方大概也是瞄到少年手機上面的積分數,對於這個深度宅又有新的認識。

  「……」小颯在一旁聽到這句話後,用著同情的視線看著珀虎。並且從口袋拿出智慧型手機將QR碼給珀虎掃描,而看著試圖化解尷尬氣氛的小颯,少年也默默的將好友登入。結果莫名其妙珀虎的手機通訊錄當中,終於出現莉莉絲和家人以外的手機電話還有社交軟體的好友群。

  「回歸正題,剛剛所指的興趣就等同於是想要走的主科系領域。當然如果有打算雙主修或者取得相關學分推廣證明的也能歸類為同一類。這個平台主要就是本校畢業的學長姐們依照自己的大學經驗,提供學生不錯的課程建議。打算修相同課程或者走相同道路的學生,也能夠在這邊互相的交流。」聽到這裡的時候,珀虎有一點猶豫。因為早上去央智大學,明顯感受到學生和教師們串通好打算推銷課程。像這樣的群組,會不會反而搞得像是老鼠會那樣不斷的去募集下線?而且這當中又有可能牽涉到企業投資課程的利益迴避問題。珀虎這樣思考不是沒有原因,企業的投資捐贈的金額是一回事,為了保住飯碗的教授們的行事又是另一回事。

  正常的因果關係來探討順序的話:

  一、學生猶豫該選擇什麼樣課程,而他們擁有二十二張相當於兩萬兩千股的票券。

  二、校方通過教師還有相關科系的學生進行推銷,這部分的手法也並沒有任何的不法。   

                               在此同時,也私底下於高三群組中進行更進一步的諮詢服務。也就是僅限於各科系                                     的教授們自我推銷,並沒有圖利於特定的學校。

  三、學生真的因為高三群組選擇相關課程,有效率的達成教授們期望的正相關數據。

  四、企業得知該課程招募人數可觀,為了提高曝光度而進行投資捐款。

  整體來說,三方是屬於互利共存的狀態。每個人都各取所需並且付出相對應的代價,而政府補助學生免學費的美意也同時促進整個經濟上的金流循環。有點類似過去的消費券、貨幣寬鬆政策、稅制抵減優惠。

  但是還是有個盲點,本該是經濟學上無形之手的市場,所以有一個不能夠輕忽的事實。而這個事實一般人都不會去想或者注意到,尤其是現在高中三年級的學生。他們看得到的只有表面上能夠正常升學的管道,卻把自己的機會都變成為第三者的樣本數據。股票市場正是如此,除了表面上的股票外還有期貨與指數的雙邊性槓桿。當散戶以為外資在大量花錢買股票的時候,其實只是融資融券製造期貨與指數的變動。屆時抽出後,死在沙灘上的都是一群散戶,得利的則是資本雄厚的大戶。

  「小颯,我記得妳剛剛說過工讀生都屬於甲種學生。」

  「沒錯!如同剛才的解說。甲種學生除了提供協助投資課程外,也會不定時的提供相關的資訊。有的是我們自己努力搜索,有的則是藉由乙種學生取得。說來也諷刺,一方面對乙種學生有的敵意,另一方面卻也需要靠他們取得第一手消息。」

  「那麼──丙種學生,還有沒有在另外的細分等級?」

  「什麼意思?」小颯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明顯有戒備的姿態。這場面就如同消費者跟老闆之間原本聊的很愉快,突然消費者想要應徵的時候卻露出真正的面目。看過這樣畫面的人,這輩子都很難在相信做生意的人對消費者是真心。就如同服務業中最有禮貌的國家,也不見得每一個成員都是心甘情願每天露出陽光般的微笑,將顧客當成神一般的存在。這當然也是互相,消費者也是有奧客會要求員工去做非工作份內的無理要求。

  「珀虎?現在不是在談高三群組的事情嗎?怎麼又把主題拉回到剛才丙種學生的部分?」莉莉絲心裏知道珀虎抓到某個疑慮,但是她因為沒有像少年心機那麼重,所以無法理解珀虎察覺到的小小陷阱。所謂的推理其實就是一種類似因果律的演繹論證,只要每個可能性可以延伸出前後的因果,就會是一種可能性。不管是本格推理又或者是知名的十誡或三段論證的公式都是這麼發展出來。

  「莉莉絲,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不管是零元手機或者是貸款免利息,這些都是一種行銷的噱頭罷了。」珀虎暗示著莉莉絲,不可能有毫無代價的免費服務或者諮詢。那麼這裡所付出的費用是什麼呢?答案就是,現在這一屆高中三年級生的未來。沒有任何東西比把未來當作籌碼更大。為什麼呢?想想現在的學生局大多數是為了什麼麼讀書?為了興趣、交友、充實知識的確實存在,但是絕大多數都是想要賺錢。這就是將當下的時間,用作換取未來!就如同為何有些人明明不喜歡在某個地方上班,卻還是死拼硬撐也要待到退休?或者是為什麼一群人想要考公務人員而不挑戰外面的世界?因為他們求的就是退休後的未來。未來是一種充滿不可確定因素的存在,對於無法清楚知道為何活在當下的人,都期盼能夠有一個確定的未來。當然不管是哪一種未來都是遊戲人生中的謊言,生命是不應該分割成好幾個階段……越是去區分每個年齡該做什麼事情,越是只為了活著而活著。傀儡般的社會現代人與替代人類工作的機器人,兩者之間有什麼差別呢?

    「小颯那麼我現在就明講,一般證券交易所或者是銀行除了一般股東或者客戶外,都一定有VIP會員。這一點,想必小颯也一定知道吧?」珀虎一開始沒料到有這樣的可能性,直到他把證券交易所跟現在的社群做連結。營業員就這次升學工讀生的角度來講,他們身兼投資顧問。既然是投資顧問,那麼就會有VIP會員願意用高價碼買情報。

  「所……所以呢!丙種學生在我們內部確實有分成一般會員以及VIP會員,那又怎麼樣?」小颯感覺得出快要隱瞞不住,但是她本身也是專業的人士。不會在對方還沒有確切答案之前,隨便的自爆。

  「妳願意承認這一點是在好不過。我好奇的是一般會員與VIP會員的差異在哪裡?」珀虎知道一般證券交易所會讓VIP有手續費上的優惠,而這個優惠是基於股東客戶願意投入的成本。至於銀行則是會看客戶所存的財力證明還有存款額度,提供能夠貸款或者刷卡額度上限的提升。並且無論是證券交易所或者是銀行,都會為這些VIP會員量身訂做他們專屬的喜好或者是需求。

  那麼這對於高中三年級生來說,VIP的標準又是什麼?有這樣的資格,又能夠擁有什麼?並且這樣的丙種學生區分是教育部所認可,還是這是他們私底下業務分配所造就的結果?越是深入的思考,珀虎越是對於免費的資訊提供感到一絲的懷疑。

  「明知故問……」無力反駁的小颯,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意思是加入群組不好嗎?」

  「莉莉絲,這些高三群組的學生資訊並非真正的有隱私保護。被收集來的數據會被做為VIP會員投標購買課程的參考數據。」

  「但是選課的價格不是都一樣嗎?」

  「妳忘記早上的事情嗎?一開始用有限的名額販售課程,並且標榜有特價或者包含哪些好處。還有餘額就會再度的降價格,萬一滿額也會因為該滿額只是單純基於第一次的行銷而非總額。」

  「有必要搞得那麼複雜嗎?不就是選好課程取得足夠的學分,就能夠好好的畢業取的學歷!」

  「對於只想要修單一專長領域的人來說的確是如此。但是對於想要雙主修、輔修、取得多校學歷、習得更多廣泛領域課程的人來說,在有限的二十二張票券當中買到越多的課程越好。」

  「那就隨他們怎麼投資不就好了?反正二十二張票券如何使用都是高三生們自己的自由。」莉莉絲這麼講並非事不關己,而是單純推崇自由意志。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現在甲種學生已經會跟丙種學生收取相關諮詢和協助購買課程的手續費。光是這一點就已經對非VIP會員而言有所不利,萬一他們還打算壟斷整個某領域學校課程,像是把必修課程都投資光。那麼就勢必會有一群想讀相關領域的人,不得不選擇其他學校。」

  「好亂!好複雜!明明按照學校老師們的教法去選課和學校不就好了。」

  「這就是另一種型式的升學競爭。有的人認為對方沒有資格讀跟自己同一所學校,這類的人不惜大學一年級期間投資他人的必修課程,最後大學四年級在彌補選修不足的課程。也不願意讓他們主觀認定比自己差的人,進到相同的學校裡頭。」這類的學生很極端,對於名為「菁英」還有「名校」是特別感到敏感。可是不管在哪一所學校,有第一名就一定會有人排最後一名。他們這麼作充其量就像是在刷副本練等級,卻完全沒有一個最終目標。

  假定一百個人當中有三十位考滿分、四十位考九十分、二十位考八十五分、十位考八十幾分。那麼剛好壓線八十分的人就是最後一名!這種情況有可能是老師出的題目沒有鑑別度,但是也有可能是班上的學生都太優秀。一個人的視野,完全取決於他如何去看待一件事情的高度。如果只是單純從名校或者最強來定義人生的成功與否,那其實是把生命看待得太輕。一個人國小畢業要六年、國中畢業三年、高中畢業三年、大學畢業四年,依照最基本的學歷來說的話,從小讀書到大至少經歷十六年。當一個人整整十六年的人生,都只是為了最後出社會那一年而活的話,會發現出社會後還會有好幾個十六年必須要面對。說很多其實也沒多少,大概兩次十六年就退休,然後最後一次十六年就是人生告一段落的時候。

  珀虎很了解這種時光流逝的恐懼感,並且比任何人都了解把在學校生活的階段完全用在以最終工作為目標是多麼的「不自由」,因為那並非「自己」真正選擇的做法,而是「大家」都這麼選而無意間也跟著做。這樣的模仿出了社會一定會遇到瓶頸!就算沒有遇到瓶頸,也終將是追著金錢跑的歲月。

  例如、一個人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他在大學讀會計系的時候,單純只是為了考高分而讀書。好死不死,運氣好在校園徵才的時候進到其他會計系背景學生中理想事務所的工作機會。但是求學階段只為了畢業以及未來能找到工作的他,在真正有了工作後卻沒辦法表現出熱情。這樣的人默默的就會被真正在會計上的專業天才給比下去,又會被能力不強卻又願意努力的人長期下來的攻勢使得自己慘遭敗退。

  「我們無法決定別人想過什麼樣的生活,也沒有權利批評別人想要如何的生活。不過啊──莉莉絲,如果這些生活的基礎是建立在糟蹋他人,我是沒辦法認同。因為每個人的人生都是平等唯一,只有那麼的一次。」珀虎不經的想起現在醫師的人力缺乏,明明每個人都搶破頭想讀醫學系,但是真正有使命感願意挺住各種抉擇與接受各種挫折的卻是少數。那麼這些人為何不讓給真正想當重症醫生的人呢?依舊只是向錢看。

  「無知也是一種幸福,對吧?」莉莉絲聽完珀虎講了一大堆後,最後的結論就是短短的這麼一句。人類因為善於活在自己以及他人的謊言之中,那麼只要這個謊言沒有被戳破,其實不也是一種小卻幸?但是當每一個人都只想追求小小的幸福時候,結局卻是讓人感到悲傷。

曾經有一個人呼籲,如果一個國家廣設大學使得畢業即失業,那不如高中畢業就出來工作。這真的是對的嗎?缺乏專業並且一輩子遵從他人的SOP(標準作業流程)得過且過的領薪水等退休,做為一個人難道可以這樣的缺乏成就扼殺人生?當多數的人支持某一個方向時,並不代表每一個人都必須要盲從。假設有一個人是富二代,每年領的現金股利將近六十萬,那麼平均每個月就有將近五萬。當部分的學生覺得讀書的動機只是出門工作賺錢,乾脆選擇提早進入職場的時候!這些富二代升學的期間讀書領的固定薪水,每個月說不定都是這些人的兩倍。有錢的人繼續走上菁英的道路,沒有錢的人卻自甘墮落把可以改變的機會給放棄。那麼到底有沒有正確的答案呢?沒有。想要當一輩子的小齒輪,或者是想成為改變世界的領導人,端看一個人如何的看待自己的人生。

  珀虎緊緊的抿唇,每當想起那些被洗腦徹底的服從者!那種沒辦法解救他們心靈的罪惡感,反而比被那些傢伙的話語重傷更覺得難過。明明年紀相仿,卻因為自主性吸收不同知識的差別而有天壤之別。上帝是不公平,但是卻不是決定自己未來的主導者,真正握住船舵的人,正是自己啊!

  「這次是輪到我被晾在一邊嗎?」小颯露出無奈又疲憊的神情。

  「不、我決定還是使用高三群組看看。」

  「「咦!」」

  「妳們倆是在同時驚訝些什麼啦?目前的資訊很難實現莉莉絲妳要的承諾,因為資訊上落後其他學生太多。如果要有資訊,理所當然就是需要有犧牲或者奉獻必要的代價。」珀虎嘴上雖然這麼說,卻是因為領悟到一個道理。以前曾經有人這麼說,一個人的死亡是悲劇,許多人的死亡就只是數據。珀虎因為知道真相,所以對他來講高三生進入群組的都是面臨一場悲劇,但是當大家都在使用這個群組的時候,對於那些想要依靠資訊的VIP又或者甲種學生來講就只是單純的數據。這樣的話,就一定有漏洞是可以保護到自己的權利又能夠取得想要的資訊。珀虎很清楚自己沒有能力救掉入陷阱的每一個人,但是至少知道可以幫助自己身旁的人。這並非是自私,就像蜘蛛想讓人上天堂,那根線並沒有辦法拉起全部的人。太多人會斷線,甚至連累到自己。

  「妳家珀虎好像在盤算什麼。」小颯皺起眉頭。

  「不是我家啦!要的話送妳也行。像這種在學校都沒有朋友的人,出社會除非整個團體的人都同情他或者恰好認同他,不然大概會很吃虧。」莉莉絲神氣的說著。

  「再說下去我可要哭囉!」珀虎也很清楚這是事實,也正因為如此他的未來目標是放在能夠遠離大多數人群,同時又能夠生存下去的職業。

  「草食男就是這樣,難怪寒假的時候連後輩都敢陷害你。」

  「唉、到現在還是覺得心寒,職場真的是女人的天下。」珀虎嘴上這麼說,卻打從心底看不起那些陷害自己的人。明明大家薪水一樣、做的事情一樣、接待的客戶相同,卻因為有人不願意承擔自己所犯的錯而嫁禍於人。這樣的感覺就像是漫畫當中找不到隨從的英雄,最後卻被志願當自己隨從的女性陷害到身無分文還入獄。

  「別在意、別在意,大部分的女生都會對那些對她們好的男生好。」

  「是在繞什麼口令啦!」

  「……」在一旁的小颯扶著額頭。心想,早知道就別跟同班的這兩位搭上關係。若不是被珀虎的男生論激到,大概也會默默的下班走人。現在卻連內部的事情都敗露,她已經覺得一切都無所謂,只想找個機會快點回家休息。

  「小颯──」

  「嗯!」少女的內心身後如同出現青蛙被蛇盯的畫面。珀虎那低沉的聲音讓她對於這個未知的聲源心生恐懼。對於已知的事物人們並不會感到害怕,但是對於未知的事物卻是會有無限的想像。如同學校推甄的面試,一開始可能非常的有自信。但是隨著查詢相關資料得知必須跟三位教授面試,以及競爭者非常多的時候,自己嚇自己的成分卻會因為時間的累積給予沉重的壓力。當然這樣的狀態出陣,在結束的那一刻那種解脫的感覺卻是無法比擬的幸福。俗話說先苦後樂,就是這樣的道理。

  「剛剛妳有提過高三群組。是需要挑一個群組才能夠取得其他科系、課程或者領域的相關進入代碼,是吧?」

  「沒錯、畢竟是要營造成有匿名性的論壇性質。雖然真相基本上都被你們發現,但是一般的丙種學生是沒辦法得知。」小颯認為一般人應該都不會像珀虎那樣想。許多社群網站都是可以免費註冊,但是使用者的個資與偏好卻也間接的成為付費者的樣本。不管是社交網站、部落格、論壇,資源的背後都是有利益可循。不管是高積分能有的權限、廣告的點擊與曝光收益,或者是從業者身上取得的業配文都是一種不等價的交換。少女深深的認為這位少年曾經有過相關的經驗,否則不可能知道免費其實就是最貴的道理。

  「那麼莉莉絲,你就隨便挑個美術系、昆蟲系、哲學系、考古學系、古典中國文學系來當作興趣科系吧。」

  「為什麼要先拿我當實驗啊!」莉莉絲的這一句話可以當作許多學生的代表。一般來講這種越是冷門的科系反而更加的有人才上的需求。不過珀虎針對這次的事件,單純是挑一些學生認為沒有特別出路的科系。

  「當然是測試妳跟小颯之間的友誼,既然莉莉絲都說同班等同於朋友般的存在。想必這一點小小的犧牲,妳應該不會在意吧?」

  「哼!就算被珀虎用激將法我也不會受騙喔。不過看在你說我跟小颯是朋友的份上,就勉為其難的當看看白老鼠。」不管是小颯還是珀虎,聽到莉莉絲講完這句話的時候,都不免心裡吐槽她在傲嬌什麼。

  經過實驗證實。只要進入(選擇)第一個興趣課程以後,雖然能夠到處竄不同的群組,但是會在匿名ID底下標記原本最初選擇的興趣課程。這也間接證實珀虎的想法是正確,甲種學生確實藉由這個辦法能夠提早預知現在的學生可能會去投資哪一筆課程。他們的做法就和珀虎差不多,目地只是通過加入會員的手法單純的觀察每位學生的想法。如果用論壇的情況來形容的話,就是有一群的人明明在下載某個文件或者看某篇文章,但是都不做任何的意見交流。這樣的人在網路上通常都被稱之為、潛水員。

  「看來小颯沒有把這件事情說明清楚呢──」珀虎那惡趣味般的拉長語音,使得小颯迅速的別過頭當作沒聽到。心裡則是想著,明明只是個宅男居然也想學那些潮男對女生惡作劇。

  「為什麼我的手機收到好多簡訊還無法停止訂閱!珀虎你說該怎麼辦?都是你要我選那個昆蟲系,現在不知道從哪傳來一堆跟昆蟲有關的資訊。」欲哭無淚的莉莉絲,不經使得珀虎大笑。

  「這也太厲害了吧!還沒聽說過這種群組軟體也有病毒式行銷手法,看來莉莉絲只能重辦電子郵件帳號了。這也真夠邪惡,每次寄來的網域都不同使得郵件軟體的篩選系統無法發揮作用。小颯你怎麼能夠讓我們使用這樣的平台呢?難道進入大學以後,還要一天到晚的收到這樣的簡訊?」珀虎心想,假如莉莉絲的電子郵件已經跟手機綁定的話,除非是換門號否則就要一輩子跟昆蟲為舞。

  「哈……這就是高三群組的防護機制。甲種學生似乎也有料到會有像珀虎這樣的人,所以如果當事人選的是興趣不合的專業領域。收到一堆課程或者額外資訊真的會挺煩。」小颯雙手一攤,事不關己的嘆一口氣。

  「莉莉絲,有沒有考慮未來走昆蟲系?」

  「不要、都是你啦!現在怎麼辦?」

  「只要三十天不登入群組,這個病毒式發函就會終結。」小颯的這一句話讓莉莉絲頓時鬆一口氣。其實一般人小時候都不太會怕昆蟲,為何隨著年紀反而開始害怕這樣的生物呢?珀虎覺得或許是過去人類的罪惡感,使的人們對於昆蟲抱有一種歉意。

  「真的嗎!唉唉、要忍耐整整一個月看到一堆蟲子的照片。」

  「其實有些昆蟲也挺可愛啊?」

  「哪裡可愛!那滑溜溜的色澤,感覺就像是金屬史萊姆。」

  「史萊姆不是很可愛嗎?」

  「好啦!舉例錯誤。之前有看過一部蟑螂在火星變成人的漫畫,那就真的是有個獵奇。」莉莉絲想起當初偷拿珀虎的漫畫來看,結果充滿各種不舒服的畫面。

  「妳不是喜歡看特攝?那些英雄超人都是用昆蟲的形象呢!」

  「不一樣啦!他們脫掉頭盔,全部都是帥哥啊!」

  「我沒辦法理解莉莉絲的喜好標準呢。算了、這件事情就別提了。反正你的手機會沒事,而我們也得到不少的線索。」珀虎覺得再這樣聊下去會沒完沒了,迅速的將話題轉回。

  「那麼……」

  「結論、為了不要跟莉莉絲一樣,所以我不打算使用高三群組。」珀虎挺起胸膛,頭幾乎是呈現四十五度角般的自豪。

  「就知道會是這樣。」莉莉絲眼角含著淚,覺得做為特攻隊的犧牲只對珀虎有利。

  「話說我們在這裡也聊太久了吧?交易所的免費冷氣固然不錯,但是你們不會覺得餓嗎?都已經快要下午兩點鐘。」小颯趁著飢餓感,靈機一動的想到可以趕緊離開的策略,而這個問題也真的被珀虎還有莉莉絲重視。

  「珀虎我們該去吃些什麼?聽說學校的福利社有賣日式炒麵麵包。剛剛去的央智大學也有類似小吃地下街的地方。反正我就是肚子餓了,快點決定今天應該吃什麼吧!」莉莉絲不斷的滑智慧型手機尋找美食,每找到一家中意的餐廳就跟珀虎吵著想吃。

  「有點想吃含起士的東西。披薩或者是焗烤是我的守備範圍內,那種軟軟的綿密感以及那有別於醬油特有的起士鹹度。還有什麼比這些好吃嗎?如果有的話莉莉絲你就來推薦看看。」珀虎因為過去長期在西方國家生活,這類西式的產品特別難以抵擋。

  「比起這些,珀虎身上有帶錢嗎?我可是覺得你會帶所以今天沒帶錢出門。」

  「什麼!我也跟妳抱著相同想法,所以也沒帶。那麼我們身無分文也只能喝白開水囉!喝水灌飽自己很難受,但是也只有這個辦法了!」兩人其實身上都有錢,但是卻都哭窮露出想要讓對方請客的表情。

  「我請兩位吃飯吧?」小颯心想,現在到底誰才是低收入戶?居然只剩下自己身上有錢。有著這樣想法的小颯,突然勾起一段小時後的回憶。那時候,她只能默默的拒絕任何的人際往來,因為連自己最信任的朋友還有父母都背叛她的時候,又有誰願意支持她呢?財經與法律,沒有這方面的專業在人類訂定遊戲規則的社會中是難以生存。不管是成為連帶保證人或者是不小心簽到本票,都是專業不足的後果。

  「是要吃什麼?」珀虎大概是真的餓壞肚子,聽到有人願意請客也欣然的接受。如果是以前的珀虎,可能會將任何的善意解讀為惡意。人的信用真的是無價,而這個無價分成兩種。一種是別人不管你發生什麼事情都會相信你,另一種則是不管你說些什麼,也不會有任何人相信你。無價是無法衡量的標籤,一個人喜歡你、另一個人討厭你、有人關心你、有人漠視你,主觀的浮動價值比客觀的固定價格更難以掌握。

  「輕食料理,一個人吃到飽大概只需要兩百二十元。」

  「輕食?會不會吃不飽或者是跟食安風暴牽涉到關聯?」珀虎想起最近的食安問題,導致不少人都選擇名為輕食的東西。

  「珀虎你誤會了,輕食就是熱量不高的食品。食安風暴?這我就不清楚,反正人還是要吃東西。就把輕食想成商業午餐吧!」珀虎聽到最後,覺得這一幕好現實,不過卻沒有任何人看懂他的心境。人為什麼有慾望呢?明明只要能解決食慾的問題吃什麼都可以,卻還是有人選擇高價的商品。

  「那我要吃輕食套餐,小颯請客!」莉莉絲突然的插嘴,不過沒人理會。

  「法國土司烤片、蛋餅、小蛋糕,這些都能算是輕食的範疇。」

  「那這家輕食餐廳在哪裡呢?」

  「就在交易所的斜對面而已。」遠處看大概會同情那家店吧?看似營業那麼久卻絲毫看不出有賺大錢的熱賣跡象。也有一種可能是價格普遍偏高,附近的人都不願意消費。如果是偏高那是因為賣真材實料,所以價格沒辦法讓一般人承擔?還是說單純沒有客源?珀虎很好奇,不過因為太餓而懶的去思考結論。

  珀虎之所以會跟小颯提到食安風暴的部分,那是因為在寒假的時候新聞接二連三的報出各種的食品安全的疑慮。幾世紀前曾經有過毒奶粉、塑化劑、銅葉綠素、起雲劑、餿油等事件。那個時候的台灣因為相關的罰則與懲處並不高,使得廠商寧願賠錢了事,也不願意事後保證未來的產品一定不黑心。這是一種連帶效應,食品給人的感覺可能只是單純的商品問題。有人曾想過嗎?基層的薪水上不來或者罷工沒有受到重視,這些事情的本質是來自同樣的源頭。一般職業公會是站在受雇人的那一方,並且把關法人(公司)的相關行為。牽一髮動全身,外國的職業公會很重視罷工的事件。只要有一家發生,其他公司的員工也會去聲援。為什麼?因為如果事不關己,總有一天會輪到自己。團體的社會不僅僅是在工作上有良好的關係,團體是一種生命共同體。

  到了二二XX年,台灣人民的意識終於抬頭。懲處的方式比照美國,各個縣市政府可以自由心證、要求的標準比照法國,中央政府的標準都需要遵守、看待犯錯的廠商比照日本,只要一次有問題就會被民眾唾棄。過程中雖然一度有廠商威脅強調,如此嚴厲的審查會使得原物料的成本過高或者食物變難吃,導致最後的價格民眾也會無法接受。

  不過政府裡頭的經濟學者們,也不斷呼籲並且解釋那是錯誤的認知。並且強制要求廠商對於底下的員工必須加薪至基本薪資以及不能工作超過八小時。當然不符的公司一開始也隨意的開除員工還表明要撤出台灣,但是最後也不得不妥協於現況。沒有深根的價值,不管到哪個國家擔任外資也無法受到青睞。國際看起來很遙遠,消費者卻如同互聯網般沒有任何的距離。

  最後的結果,使得法人們都願意用較高的價格買安全的食品,也沒有發生廠商所說的狀況。這是基本的SWOT分析,違逆主消費群的公司絕對是處在劣勢。

  但是在高三寒假的時候,珀虎發現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段打工的經驗,讓他了解到人民都是活在充滿謊言的社會當中。食品業或許因為幾世紀來的努力,終於能夠走向正軌。然而暗底裡,各行各業依舊有他們鑽漏洞只求最高利益的狀況發生。

  醫生可能會哄抬某些自費醫療的服務、電信業者的合約可能暗藏陷阱、計程車業者可能會不按照跳表的方式計費、廉價航空可能沒有想像中的廉價、電子產品的維修者可能會故意偷天換日,會計師也有可能幫助公司放水。

  誠信、信譽、道德、商譽、倫理,這一些不管是家教、教育,或者是個人素養在出社會前應該都有養成。是什麼使人變成惡魔?是什麼讓好人轉變為壞人?是什麼讓人們戴起偽善的面具?人是一個複雜的生物,每一個獨立的個體就像是在嘲笑懷疑主義者的桶裝腦理論。大家都不想按著腳本般的人生走,卻又踏上偷雞摸狗的邪道。

  珀虎很想忘記寒假那一系列事件,而那段回憶卻在任何一處都能觸景傷情……

  對於現在的少年來講,每一個老闆的笑容都會成為他想解釋背後意義的存在。對方是因為看到我拋出錢所以才笑嗎?對方是看到我買了瑕疵品所要笑了嗎?對方是看到我買貴所以笑嗎?對方認為我好騙所以笑嗎?珀虎的同理心自今完全是基於懷疑這個出發點。正因為希望可以了解信任每一個人,所以必須徹底的去揣摩每一個對象。

  有人曾經這麼說,騙人與被騙的人都要負責任。詐欺能夠成立,完全取決於詐騙的人想要了解被騙的人,而被騙的人卻不嘗試去了解騙人的人。犯罪的加害者,無知的受害者,兩種人都有必要反省。

但是有一種情況卻不一樣,儘管揭穿別人的惡意卻沒有辦法討回公道。正義的規則完全擊不倒的潛規則。

  珀虎失敗了。他曾經逃避!逃避那稱之為,職場霸凌的環境。指鹿為馬的世界,充滿荒誕的人性世界……

部落格的原文連結:https://lazyteatime.blogspot.com/2015/10/chapter-1-3.html#mo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