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虎與莉莉絲的選課教室》: Chapter 2-1 除了經驗就是歷練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2093744/

地點:某一家門市  時間: 下午 四點三十分

  這是發生在珀虎高三寒假的事情,這一份經歷讓他現在回頭看都覺得全身發麻。也成為日後,珀虎再也不願意走「銷售人員」或者「門市人員」這一條路的慘痛回憶。大人們的陰險與黑心,在這短短一個月的寒假當中使一位少年的心理年齡轉變為真正老練的成年人。許多的人都期盼學生多走技職體系,有一技之長遠比畢業才開始熟悉來得好。有人想過嗎?技職的技術真的取代性不高嗎?如果普通大學出來的人都能夠在一個月熟悉相關的操作,那又為何花三年或者五年的時間一邊讀書,一邊的成為雇主眼中的廉價勞工?對於學生來講可能會認為可以提早熟悉工作環境,或者畢業直接擔任要職。然而實際上真正得到最大利益的卻是那些老闆,他們省下訓練費以及學習曲線所需要等待的時間。倘若有學生真的是高職畢業沒有進入科技大學即就業,那麼他的身心發展夠健全嗎?有的人可能認為都已經工作好幾年有穩定收入,為何還要回去進修?有的人安於自己當下的本事,沒有去考慮是否有成為夕陽產業的風險。

  當有一天,假如這些人發現自己的起薪比別人少五千。幾年後,那些人升遷或者跳槽後薪資待遇加倍,以及工時減半,高職或者高中就出來的人會不甘心嗎?倘若老闆要求這些人至少要有個學士學歷或者碩士學歷,他們還有熱情、原動力、勇氣,回到校園重頭學起嗎?實務經驗固然重要,但是實務經驗不見得有辦法成為好的領導人或者是擁有革命性創新想法的人。學海無涯,許多的理論之間的相互結合、拆解、重組,都可能成為在危機時的轉機。但是對於只有一天到晚按照標準作業流程生活的人來講,沒有具備相關的學術理論將會成為老闆眼中發生風險時的危險因子。更別說專案、開會協調、協商,這些能力如果身旁沒有同事願意一路帶著走,更不可能自然習得。

  總之、最近在台灣發生一波又一波的食安風暴。

  大廠商們哭訴著自己是受害者,但是卻刻意購買成本最低廉的原料。自稱受害者的大廠商,在食安風暴揭發以前更是用原物料上漲為藉口哄抬市場價格。難道深信這些大廠商的消費者不可憐嗎?難道只買得起這些大廠商所販售食品的人不悲哀嗎?這些資本家靠著發行股票從股東身上募得好幾億的資本,卻是用有毒的食品來回報這些對它們好的股東。更自私的法人可能不願意發現金股利,還藉由增資的名義再次的發行股票股利。這等同於使自己公司股票發生如同國家通貨膨脹或者貨幣寬鬆的行為。股東們只能抱著股票使需過於供,讓股價再次的平穩。但是這卻不是最好的辦法,倘若公司想要增資就應該要發行債券。

  對於已經進入二二XX年的完美寶島來說是一次又一次的打臉。一百多年來,不管是日本、新加坡、韓國或者是歐洲各國已開發國家都已經默許承認台灣是真正的「福爾摩沙」。雖然中國仍舊以台灣同胞來稱呼,但是無論道德、素養、意識、理念都成為日後借鏡,中國也轉型為比歐美更加美麗有文化的已開發國家。

  這一顆藍色的星球,地球。

  對於任何的生物(包含人類在內),最重要的是什麼?是金錢嗎?當然不是。真正能夠影響到人類生命的就是環境以及糧食!已經不再擁有狩獵能力和栽種技術的白領階級,有一天農民不再提供任何糧食給中盤商或者下游的時候,這些人也只能默默的接受並且承認自己窮到只剩下錢。曾經有人從都市走回鄉下,種田的過程發現自己活得像個人。競爭力,這三個字是社會人士長期為自己沒有真正自由找的藉口!一個人的力量再強也沒辦法成為一家公司或者國家的掌權者。那麼何來的競爭力?頂多是成為社會當中的數據。這個時候,一定會有人開啟自我保護的機制,像是大談沒有錢買田或者只是一日農夫哪能跟真正的農夫相比。但是卻沒有想過農地的價格比都市的房子還要便宜幾十倍,既然都有能力貸款或者在都市租屋,又怎麼不能夠嘗試鄉下的生活?如果活著只是在每一次的機會當中尋找藉口,那麼在人生的盡頭剩下的就是乏味的謊言生活。

  大家想必內心會都看不起這些社會底層努力的人,然而這些人卻能夠直接的影響每一位社會人士的生命權。例如:「在理髮師的面前,消費者的首級完全操控在他那把銀色的剪刀之下。在料理人的面前,消費者的食物是否有毒?完全操控在他加料的過程當中。在修車師傅的面前,消費者能否安全上路也是由維修者來決定生殺大權。水電工有沒有完善處理家庭中的線路,直接的就影響到居家安全。」

  基於這樣的想法,珀虎打算親自體驗這些站在人類第一線的基層人員生活。而這個名為「基層」的工作,告訴了他:「珀虎、你沒資格成為這些人。你的想法太乾淨又單純,在他們這些人的眼中過於閃耀!你的一舉一動都觸動到他們的良心,你的一言一行都挖出他們內心中的初衷與交愁。但是珀虎!你要知道,他們已經回不去了,不管你再怎麼吶喊與呼叫!這些人已經沒辦法回頭。」這就如同在一間廚房,裡頭的老手各個都曾經當過打雜。這也如同軍中,志願役都曾經體會過學長學弟制。但是這些人卻不想成為新的潮流,反而是拿新來的人進行對報復行動。儘管這樣的做為只能夠發洩對上司或者前輩的情緒,這些人卻不明就裡的在霸凌他人的過程中得到短暫愉悅般的解脫。

  「就是這裡嗎?沒想到這家店比想像中的還大間呢……」手拿著面試通知的珀虎,稍微觀察了這棟只有一層樓的四周和方位。這間店剛好是座落在十字路口的黃金三角店,是一個不管是路人或者行車者都會不經意停下腳步光顧的場所。

  進入到這家名為,靈窗(靈魂之窗)眼鏡行的入口後,天花板刺眼的燈光讓珀虎張不太開眼睛、播放的歌曲分貝讓珀虎感覺刺耳、玲瑯滿目的宣傳海報讓珀虎覺得身體不舒服。

  真的有客人喜歡這樣的環境嗎?還是這邊的老闆字以為這樣的氣氛可以讓消費者友購買慾?自問自答的珀虎想要臨陣脫逃。但是右手緊握的面試通知單卻像是枷鎖魔法般的讓他無法前進和後退。

  就在珀虎掙扎的時候,看似無人的空間右側突然走出一道人影。

  「歡迎光臨,請問是要找什麼東西?」眼前的這一位男子穿著不修邊幅的藍色襯衫、黑色的牛仔褲、戴著橘色變色片的眼鏡。身材給人的感覺與其說是胖,不如說帶了點肌肉。整體給人的感覺就是在道上來頭不小……

  「昨天收到面試通知,今天是來面試。」明明是冬天,珀虎卻因為這樣的氣氛而無法停止冒冷汗。幾秒前對方以為是客人的笑容,現在馬上變成嚴肅的頭頭。這就是所位的服務業嗎?人前人後,根本是不一樣的存在。

  內心中那小小的聲音不斷的告訴他,別嘗試快點離開!你的人生難道想要一輩子都待在這裡嗎!如果還有一點自覺就趕快跑吧,再不離開就來不及了。儘管如此,珀虎仍舊覺得不甘心。難道什麼都沒試過就逃跑?這樣根本比整天窩在家中的尼特族還要來得沒種。

  「喔!那請坐在這邊。」對方像是頭上冒出發亮的電燈泡,仿佛剛剛才想到有請新人般的做出行動。但是電話的通知明明是半小時前的事情,這樣的老闆真的重視員工嗎?

  珀虎聽從對方的指示坐在玻璃展示櫃前面的椅子上,然後心中產生某種疑問。這位看起來像流氓的人,應該就是這裡的老闆吧?那其他的店員跑到哪邊去呢?當初人力銀行的兼職工作追蹤調查裡頭,這家店似乎員工的流動率也異常的高,這到底又是為什麼呢?

  「你以前有過什麼樣的工作經驗?所讀的科系是什麼?」

  普通的面試官一般都會要求應徵者自我介紹,但是這個人卻是直接劈頭就開始問學經歷。大部分的人都會認為面試官要求自我介紹,算是一種不成文的規定。實際上他們是沒有義務問應徵者,但是基於「尊重」和「願意了解」應徵者所以會選擇聽對方的自介。當然也是有不少老闆覺得冷門科系畢業的人是在洗學歷,卻根本不願意去了解冷門科系的專業遠比技術理論更難。通常遇到這種狀況,這些人都會語帶諷刺的說這類科系出來能做什麼?還不是到我們這邊來做?卻完全沒思考過在學校是在培養人格特質。這也代表,這些面試官基本上都失去做為人的資格。

  這時候珀虎心情上已經有一點情緒上來,因為他知道在對方的眼中根本把他當成可有可無的角色。那個人的眼神就像是在告訴他,我們這裡的流動率就是這麼高啦!怎麼樣?像你們這種爛草莓我見多了,沒有我認同之前根本連你的名字都不屑知道。更何況網路上雇主照理來講早就看過電子履歷,居然還會問工作經驗根本是匪夷所思。

  「以前曾經在某家會計師事務所(自行套用認為可能的金融相關法人)實習過,而所讀的科系也會計師事務所字面上的意思一樣。簡單的說就是金融相關的內勤與外勤。」珀虎一開始就搬出某家事務所,因為在台灣或者是國際上都是名列前茅的知名公司。一般只要是上市或者上櫃的公司,不可能不知道或者沒聽過。

  「是嗎?那還有沒有其他的工作經驗?」這位面試官很簡單的就用一句帶過,這讓珀虎不能忍受。你是沒聽過這家公司嗎?連這麼大家的公司都沒聽過,還配得上當老闆嗎?還是說單純只有這家公司的經驗還不夠?但是少年還是把心中的不悅吞了回去。

  「沒有了,只有曾經在去年的暑假在那邊實習過四個月。」

  因為這位老闆沒特別的問當初的工作狀況,所以珀虎也不打算多說。實際上在事務所工作時也不太愉快。每一個人都只知道自己很資深,然後帶新人很麻煩。但是卻把許多的業務丟給新人來做。當初接近最後一天的時候,珀虎忍無可忍很不負責任的把全部的業務都從身上卸下。當少年看到那些資深員工們錯愕以及不悅的神情時,珀虎知道自己真的自由了。同時也認知到職場上不可能有機會交朋友,每一個人只有在你還掛著該公司名稱時才願意跟你攀談。只要脫下那家公司的名牌後,人們就只會把你當成陌生人來看。當然、如果是主管階層會有不一樣的結局。因為這些人都很自私,把人與人的關係稱之為人脈。人脈仿佛成為一種商品,只要能夠有一絲的維繫就能成為利益上的工具。當初珀虎真的覺得自己被羞辱,無法理解這些人為何沒辦法站在新人的角度去思考。明明大家都曾經從底下爬起,卻沒有做到同理心看待同一件事情。但是在一個團隊裡頭,每一個人都是缺一不可。少年的狀況即是如此,這些人沒了他就可能要自主加班好幾個月。人不是機械式的齒輪,而是隨時按照自己意識選擇離開機器有意識的存在。

  「是喔、那你願不願意重新學習?」

  當這一位老闆用「重新學習」這句話的時候,珀虎明白對方根本不在乎他的學經歷。而且使用到「學習」這個字眼也很微妙,一般來說不管是哪一家公司都不太願意聽到應徵者說這個詞。原因很簡單,付錢給你又不是讓你來學習。或許是認為這一點有別於其他公司,讓珀虎放下了心房。事後珀虎離開是非之地才知道,這根本是一場騙局。

  「可以,畢竟這是──」珀虎的話還沒有說完,這位身兼面試官的老闆直接的插話。而且那斬斷他人話語的節奏和速度,分明就像是等待以久的魚終於可以釣上岸。男到他都是靠這麼一句話,判斷該不該錄用誰?

  「試用期是七天,如果做不好就沒有薪水。這個規定你應該也有聽說吧?那你明天早上十點前就來上班,還有什麼問題嗎?」

  試用期?珀虎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兩手緊握的程度就好比用美工刀狠狠劃下去般的刺激著。沒有合約,哪來的試用期?勞基法當中根本就沒有明文規定雇主可以口頭上的試用期,而且不管工作幾天都一定得要支付薪水。有詐!珀虎很明白這家店有問題,但是現在的他在想的卻不是這件事情。

  像這種這麼沒制度的公司,我該挑戰看看嗎?如果連最黑的地方都能熬過的話,還有什麼地方會做不下去呢?珀虎知道自己此次的目地金錢只是附屬品,真正要的是各種的經驗,這些經驗都能夠化為他思考的一種方向。

  「試用期七天後,假如做得好會先支領七天的薪水嗎?」

  「一切看你的表現,但是不會在試用期七天過了以後就給你七天的薪水。而是要和正職一樣做滿一個月才可以。」

  很好,又是一個漏洞。七天做滿不支付七天份的薪水,然後又要看整整一個月的表現。如果是社會新鮮人可能會把那句「一切看你的表現」誤以為是試用期的七天,但是實際上是要看整整一個月來決定。

  「那明天要上班到幾點?還有試用期過後的月薪又是多少呢?」對於珀虎來講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無論是人力銀行或者是面試通知單上面都沒有提起。

  「早上十點到晚上十點,總共要做十二小時。並且這個月的時間都沒有假可以放,每個月的薪水就是兩萬二千元。」聽到敏感的錢和下班時間,這位老闆心不甘情不願的說著。

  太棒了!每天工作十二小時居然只值兩萬兩千元,這不是相當於時薪只有八十元嗎!根本比打工每小時一百八十元還低將近三倍啊!而且一般勞基法的工作時數中,超過八小時就必須用加班費的乘積來換算。並且加班不得超過四小時,而這家店不僅壓線八小時加四小時等於十二小時,整個月薪居然還不含夜間加班費還有週末加班費。

  難怪這家店的學經歷條件都沒限制,對於懂得人來說可能只是為了興趣才嘗試。但是對於不懂的人來說,大概一輩子都會栽在這個如同牢獄般的地方卻自以為找到一家良心企業吧?珀虎覺得很諷刺,他粗估自己這個寒假兩個月當中大概也要被對方如同舞台上的魁儡般玩弄好一陣子。

  「還有!明天來的時候記得穿白色襯衫、西裝褲、皮鞋。可不要像今天一樣只穿便服就跑來面試。」不知道這份提醒是有意還是無意,但是就珀虎個人長期的觀察,一般這類門市的工作面試沒有任何人是穿著正式服裝。這就好比是在學校上班的行政人員。如果哪天穿著西裝去上班,大概會被校方認為是哪裡來的督察或者是高官吧?

  「是……我明白了。」珀虎雖然口頭上明白,心裡卻是在吐槽這位老闆自己都穿得實在不像專業人士,更別說那特別顯露的銀飾或者是大得要命的戒指。

  踏出這家店的時候,珀虎覺得自己仿佛回到人間。冬天不時吹來的冷風、眼前那一株又一株的樹木、那看似理所當然存在於馬路上的交通號誌。這一切的寧靜感都讓珀虎感受到自然的空氣。

  珀虎正在思考,當初離開事務所到底是不是正確的決定?當中年齡相仿的人不少,但是講話酸言酸語不顧他人的也很多。如果沒有離開,每天的生活可能都是度日如年。那麼這樣可以稱之為生活嗎?還是單純為了錢才工作?少年當初真的是被人鬧著玩。按照自己的方式來處理被告誡,按照前人的做法被罵說不會自己思考!客戶那邊則是看著一群人像哈趴狗,明明是如同法人醫生的職業,卻在審查帳目的過程處處放水。為什麼?單純只是因為僧多粥少,每一家事務所都深怕自己的客戶選擇其他家。原本需要超然獨立正直操守的工作,在這些人眼中只不過是每天得過且過領薪水的場所。少年離開這家事務所的時候,許多人都說珀虎很傻。大家的想法都是明明有機會畢業後直接成為正職,為什麼要放棄這個大好機會。他們不懂經手人的責任是多麼的重,只要出事情永遠都是基層的責任。沒有後台又只有自己蓋章的證據面前,這些鼠輩八不得拖他人下水也要讓自己搭上浮木舟。

想到這邊少年深深的嘆一口氣,原本憧憬的外商公司到頭來只有光鮮亮麗的外表,實質上去早已經敗絮其中。

部落格的原文連結:https://lazyteatime.blogspot.com/2015/11/chapter-2-1.html#mo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