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虎與莉莉絲的選課教室》: Chapter 2-2 除了經驗就是歷練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2093744/

地點:靈窗小舖  時間: 第一天 早上 九點四十五分

  不知道現在的動漫迷們有看過多少動畫劇情,內容當中有管家或者女僕這類職業的角色。通常這類的劇情當中,千金大小姐或者身旁的朋友們都會愛上管家。而女僕在這類作品當中,則是擁有超乎一般人能夠想像的萬能技術或者有如開外掛一般的能力。不管是動漫中的管家或者女僕,其實在裡頭都還算是被尊敬的對象。他們用自己的專業侍奉主人,而做為當家的也會視如己出將他們視為自己值得信賴的左右手。

  現實總是殘酷!在軍中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面對自己的長官,哪怕心中千百個不願意也必須要服從命令。許多退伍的台灣義務役可能會認為只要離開那個營區大門,外頭自由的空氣鐵定很新鮮。

  但是這個想法是錯!當身份是「義務役」的時候,每個月都能夠有八天的假、表現好有榮譽假、三餐不用擔心沒錢付、晚上不用怕沒地方租並且可以保證每天都能夠睡足六到八小時。年終獎金一定有,放紅的時候沒放到的假也能積。

  離開校門與離開營區大門以後,迎接的是各自為政的自由國度。有的國家(公司)福利好,可以每天週休二日和朝九晚五;有的公司卻是表面上說週休二日,卻一天到晚要你假日的時候來加班。這一切都還算情有可原!真正可怕的是有一種勢力(各公司集團),會不斷合理化每日加班和週末不放假的計謀。

  這樣的勢力需要的是殭屍軍團:這些不死族的殭屍不需要任何的自由時間,在這些行屍走肉的生物口中只能夠聽到一種呢喃的聲音:「業績、錢、創業、成為有錢人……」沒錯、這些話語不斷的從它們的口中流出!生鏽的齒輪,早已忘記自己的夢想的毀滅就是因為被他們這些黑心的人給剝奪走時間。時間多重要?空閒的時間人才有機會思考自己的事情,雇主都不會願意讓自己的員工有太多的想法。

  「啊、來啦?那就趕快先掃地。」

  想著剛才那些事情的珀虎,在進入店裡頭聽到店長(老闆)講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句。對方沒有和他打招呼,甚至連名字都沒有叫出口。這種感覺很不舒服,連監獄裡的囚犯都至少會被用編號稱呼。

  「雖然你要我去掃地,但是我對這邊的環境還不熟。請問掃把放在哪裡?」

  少年很懂得拿捏分寸。像這類理所當然的問題,如果公司內部沒有其他基層或者祕書的話,就算是主管或者老闆都有義務告知與介紹。

  「說得也是呢!右邊進去會看到有一個拉門,你打開來看看。」

  這位店長先是若有所思,然後指著一扇看似已經長滿褐色斑點的黃色拉門。珀虎二話不說就靜靜的將那扇門給拉開。

  「……是一間廁所。」珀虎看到的確實就是一間燈光昏暗的廁所,而且還莫名奇妙的有蓮蓬頭、紅酒、米酒、大型垃圾桶、寵物飼料這些東西在裡頭。

  「對、之後如果想上廁所就是到這邊。然後右邊就有擺放各種的清掃工具,掃把、拖把、擦窗器具、清潔劑。記得等一下掃完地以後,要整個再拖過一遍。」雖然店長將這些事情介紹給珀虎知道,但是少年的心中則是五味雜陳。

  所謂的重新學習就是清潔嗎?打雜是想要培養什麼基礎?單純的訓練服從的員工?

  原本抱著一進來就可以學到專業技術的心態,珀虎雖然沒表現在臉上但是還是帶著各種不滿情緒把將近一百四十多坪的店面給清潔完畢。然而這一切卻只是「基層人員」的入門款,後面才是試煉的開始。

  接下來店長的要求,差點讓珀虎想要直接打給清潔公司讓他們處理就好。做完這些基本的清潔動作後,居然又是拿起抹布把接近上百櫃的眼鏡及眼鏡底下的展示玻璃給擦拭乾淨。整體花費的時間共計三小時,或許有人會覺得三小時頂多也才一百八十分鐘。那麼可以設想為,一個人跑一千六百公尺大概要七分多鐘。而有一個人用跑一千六百公尺的消耗量持續清潔一百八十分鐘。這種連去當兵都不會有的操課行程,在一般的民間門市人員當中卻能夠看到。

  當這一切都結束後,時間大概已經十二點。此時,有一位員工看起來一臉沒睡飽的走進來打卡。珀虎看了這位男的一眼,而對方也注意到被少年注視的目光。

  因此、對方就語氣上帶點輕浮,一邊抓著頭髮說:「新來的?幾年次?告訴你,之前有一位碩士生都做不下去閃人了。真不知道你能夠做多久?一年、兩年?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大學剛畢業出來不久吧?」這位「資深」員工把話講得很滿,卻不知道珀虎其實也才高三,而且單純運用寒假的時間來這邊兼職體驗。

  從對方特別針對學歷這一點做調侃來看,珀虎可以判斷對方是只有高中以下學歷畢業。就現在二二XX年的台灣教育體制和福利補助來看,選擇只讀到高中畢業是蠻稀奇的一件事情。因為義務教育如今已經抵達十六年國教,會選擇讀碩士的人在這個年代是必須自付遠高於過去額度的學費。對於大學生來講,能夠讀碩士要不是有錢就是真的想要專攻某一個領域。不過學術研究的津貼也不少,所以已經可以間接想像成在學校工作。

  「請問前輩(學長)在這邊工作幾年呢?」

  「目前再過半年就將有兩年的年資。」這位學長對於珀虎問到工作幾年一點都不感到排斥,反而為此感到自豪。不過這樣的自信卻在珀虎強調後續的話題後

,馬上出現微妙的氣氛。

  「有想過進一步的提高學歷或者進修嗎?」珀虎這句話單純是想要試探對方的價值觀,而且顯然非常的有效果。

  「啊?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再過個幾年,如果有機會被選為分店店長就能有可觀的收入。何必為了那種紙上學歷,浪費四年或者假日呢?」

  「是嗎?你這麼說也是有道理。」

  「可不是?說到底讀書的終點還不是為了賺錢,既然結果都一樣又何必走回頭路?哈哈哈哈!」這位已經打完卡的學長在說完這句話以後,就不理睬後輩踏出店門外揚長而去。

  珀虎其實一點都沒有同意對方的觀點,但是基於禮貌性還是跟對方打哈哈。在現在這個年代沒想到還有人把讀書學習視為賺錢的工具,這樣的思維和價值觀到底是如何產生?不知道,或許是那一群守舊派的信仰者吧?求學的過程絕對不是為了朝單一終點前進,而是在這過程中擁有開闊的思維和經歷,並且將這一份專業建立在名為熱情的基礎上去專研。一份沒有興趣只為了賺錢的工作能夠做多久?或者該說,就算做到退休好了──人生當中還剩下什麼?錢。

  一個人的壽命真的很短暫,從小學至大學總計的年數就是十六年。出社會後在經歷個三次或者四次的十六年就宣告結束。那麼當一個人是單純基於賺錢而工作的時候,其實就只剩下最後一次或者一次半的十六年是真正自己的時間。而這樣自己的時間卻被工作和賺錢給綁住,以至於退休後反而不知道人生的意義和目標在哪裡。何必如此?這是年輕人的衝動?還是說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世上有一群人在黑暗大陸為了糧食所苦,他們要的是「生存」。而在這個都市裡頭,確實也有一群人把「生存」和「金錢」劃上等號,卻沒有考慮到人類的存在就是為了享受名為「生活」的高層次精神。

有一位德國哲學家曾經這麼說,我出生、我工作、我死了。簡單的九個字就描述完自己的一生。實際上不也是如此嗎?人出生的那一刻就是在等死,只是人們在逃避這個問題的過程中不斷的建立各種的目標,將未來一定會發生的那件事情視而不見。這個時候工作就不是單純的賺錢或者有一份正職,而是只要有一個目標就能稱之為工作。讀書的人,讀書就是工作。無償幫助人的志工,幫助他人的過程就是工作。

  「我在做什麼……」珀虎看著手上拿著清潔工具的自己。

  原本只是想要體驗社會較底層的服務業生活,沒想到卻不知不覺的一頭栽進去。在這一個命令一個動作,等著領薪水的過程居然真的能夠忍下去。珀虎發現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光是想到假如出社會在這邊工作是被人命令一輩子,然後永遠都是照著標準作業流程掃地。簡直可以媲美奴隸,主從關係還是被一張實際成本沒多少的「紙」給束縛。當珀虎發現那張紙無效做白工時,那又是另一場惡夢的開始。

部落格的原文連結:https://lazyteatime.blogspot.com/2015/11/chapter-2-2.html#mo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