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虎與莉莉絲的選課教室》: Chapter 2-3 除了經驗就是歷練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2093744/

地點:靈窗小舖  時間: 第五天 晚上 九點三十分

  「今天辛苦啦!在這邊雖然工時長,但是能讓你好好學習。」

  「嗯、確實是到不少。」

  「這麼早就要下班了?」

  「不早了、現在也已經十點了吧?而且合約似乎也明定不能夠加班,並且沒有加班費吧?難道要違約?」

  「說得也是,今天就特別讓你提早下班吧!」

  「嗯、明天見。」

  珀虎現在想來心中還是有疙瘩,簽合約的時候居然被要求用彩色列印身分證。合約書方面雇主甚至不願意提供正本或者副本給受雇人保留,這方面也不太符合常理。珀虎經過一番努力周旋好不容易取得合約書的影本文件,然而身分證還是被偷偷用彩色列印。他知道這過程絕對有鬼,但是卻不知道會被用來做什麼樣的事情。拿去偽造委託書?用來在地下錢莊借錢?假借本人販售個資?無論哪一種都讓他覺得這家公司不是很正派。

最近少年也注意到這家店的監視器除了用在商品外,還拿來窺視員工的工作狀況。並且也懷疑有偷裝監聽器,否則沒有理由這家店的老闆有辦法無縫接軌的搭上同事間的聊天話題。更別說那些話題是他外出期間,所聊的一些蠻敏感的話題。但是最讓珀虎受不了的大概是這家店的雇主,並沒有完全的信任自己所選擇的員工。

  回想今天早上的事情,其實珀虎心中感到很不舒服。明明他只是在運用自己所學的專業研究這家公司的狀況,卻被三番兩次的苛責。這家店的老闆是在怕什麼?為何少年只要靠近電腦或者用計算機運算銷售的商品,雇主就會突然從小房間衝出來制止?甚至還懷疑珀虎是國稅局派來調查的祕密成員。這一些弔詭的行為和舉動讓少年懷疑這家店的老闆確實有隱瞞些什麼。

  「你想知道什麼?你在想些什麼?說出來吧?」這是珀虎在使用電腦上網查這家公司評價的時候發生的事情。因為聽到老闆跑過來他就迅速的隨便切換到一張文件檔案,而這也不小心的看到這家店歷年商品銷售總額。不過珀虎能夠猜測到這部電腦已經有被側錄的可能性,否則這位店長也不太可能那麼剛好在搜索到關鍵字的時候就跑出來。

  「沒什麼,只是好奇算一算而已。」

  「這一些資料都是我們公司的機密,你沒資格過目。」說完以後,他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的走回去那個紅色的小房間。然而當珀虎想說電腦不能使用就乾脆無聊用計算機算一算這個月盤點的銷售營業額差的時候,對方卻又很剛好的從那個小房間走出來。這絕對不是巧合,似乎這家店的監視器能夠放大的倍率不低,否則也不可能知道珀虎現在正在做什麼事情。

  「這些事情你沒必要知道,請你來就是做一般門市人員。盡到這樣的責任就夠了!當初我為何不想找大學生或者研究生?就是因為他們太自以為是。」這位老闆這麼說的時候,少年終於領悟到新聞常看到的話題。所謂的抗壓性低或者自以為是,實際上單純只是這些員工太過於主動的獨立思考。雇主們不僅不為此感到欣慰,反而認為這些人是禍害。實際上一家公司如果要進步,這樣的新鮮人反而是不可或缺。

  「所以我只是好奇打打計算機都不行?」珀虎所研究的東西根本跟公司無關,而是基於自己的興趣。單純想了解每日的營業額,以及每日與每日之間的營業差和所販售商品之間的關聯性。

  「呵呵、就跟你直說吧!這些盤點項目的金額不等於實際盈餘。」店長像是要隱瞞什麼似的擺出理所當然的笑臉這麼的說著。而資深的高中畢業生也在一旁偷笑,那笑聲的背後就像是在嘲諷說,你很無聊耶?算這些根本派不上用場的資料還被老闆叮。

  其實並非如此,正因為珀虎能用比這位資深員工還高的角度看事情。或者該說知道這位店長在盤算什麼,才更加了解這些數據能夠對他產生的影響性。重點不在於知道這些產品的成本或者售價之間差額是多少,畢竟那只是知道整家店面的毛利額。但是從各個產品之間的價位差,以及能夠販售的量都能夠推估這家店的老闆實際上有多少錢進到自己的口袋。

  最重要是這家店有個內規是不能夠開立發票,那麼每件商品的營業稅至少都有大概十元到五十元是消費者轉嫁要歸還給國家的錢。依照每天有兩萬至四萬的營業額來估的話,這位店長每天都有將近四千多元以上的逃漏稅成為他的私房錢。雖然金錢看起來不多,但是換算下來等同於一般門是人員工作將近一星期的薪水。如果自己的老闆每天都坑走你一星期的錢,那麼當你工作一個星期的時候相當於就坑走一個月的薪水。當珀虎這麼想在回頭看向資深員工的時候,也只能默默的嘆氣。為什麼你工作將近要兩年,甚至是每天幫店長做營業額的結算卻不知道這一點呢?

  「那我這樣計算加總對你也沒影響吧?」珀虎之所以會如此的不甘示弱,主要原因還是在於這種被懷疑的感覺。明明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卻要被他人警告、威脅、甚至被迫進行沒必要的再教育行為。

  「我知道很多準備升大學、大學畢業生、碩士畢業生,都很喜歡搞這種類似經濟研究的行為。但是有用嗎?你看看現在學者們所做的事情,有替這個國家帶來任何的進步嗎?沒有啊!既然如此,何必浪費時間在這種事情上呢?」當店長講這些話的時候,資深的員工像是聽到聖經一般的點頭贊揚。但是現實當中真的如他所講嗎?不可能。如果這些學者真的對這個國家沒幫助的話,政府也不會傻傻的請這些人做一年半載。個體經濟學與總體經濟學之間所看的角度是不一樣,而一般會計學跟成本會計學又或者管理會計學所進行的目的和研究動機也不同。數據的分析在這個時代更是重要,懂得如何大數據分析可以抓住有特定偏好的客戶,甚至可以左右政治的選盤。

  珀虎很清楚知道這位老闆不希望他思考,因為會思考的人在基層當中是一個危險的存在。一般基層的工作很雜,但是若有足夠的知識卻能從這些混雜的領域中找到各種的缺失和內控管理問題。當然這家店有沒有做任何違法行為,他也會比任何人都清楚。

  「啊……所以就說只是因為興趣才在算算數字嘛。」珀虎第二次的頂上去。

  「與其浪費時間在這種事情上,不如多學學銷售的口才吧?能賣多少就能有多少的業績獎金,而且能夠直接的對店家有利益。」店長的這一句話,珀虎十分同意。畢竟這邊所賣的東西成本才幾百元,售價上卻獅子大開口到五千多元。更何況沒有開發票,根本是荷包滿滿。然而這些門市人員能夠領多少業績獎金呢?六十幾萬的營收可能才只能抽百分之三。這是很明顯的資方與勞方之間的不公平待遇,完全否定能者多勞的特性。珀虎很清楚這些人並不知道自己被騙,他們只知道業績有抽成可以拿而已。如果他們願意合作抗議,想必能抽成的業績會比現在還要高吧?可惜、已經把雇主的地位嬌慣,大概也回不去了吧?更加有趣的事情事一家店不在乎長期經營規劃,只不斷追求每日行銷的利潤。這就有點像一家公司財報上的銷售收入很亮眼,但是整體淨利卻被各種成本還有費用拖垮。導致該公司的價值永遠不上不下,舉足不前。

  「好吧、那我就去研究那些商品目錄和特性。」這些商品的特徵珀虎只花一天就已經了解,什麼綠片、紫片、籃片、奈米、球面、非球面,懂了以後也不過如此。差就只差在是否願意對不起良心,用上面的價格賣給消費者而已。所謂的一技之長就是這樣,只要有一個人會了競爭者就多一位。假如技職體系供過於求,未來就會變成玩權的低微利世代。得到真正利益的就是請人的資本家,屆時的低薪族群就會變成全體社會人士。

  「這就對了,別在把時間花費在數據研究上。」店長聽到珀虎這麼說以後,好像認為少年已經同意他的想法。整個像是鬆一口氣一般,滿足的回到那個監視和監聽他人的紅色小房間。

  這就是珀虎早上所經歷的過程,也導致他中午根本是完全處於罷工狀態。滑手機和閒晃整整一個下午這位店長也無動於衷。看來只要不去挖這家公司的黑幕,對方甚至不想理珀虎。少年知道這樣的工作也不差,只要情緒管理好一點以及願意服從,每天都能夠找到機會摸魚又有錢可以拿。但是這樣的生活一點都不充實,反而像是不斷的苟且偷生為了活著而活著,那麼這跟等死的人又有何不同呢?

  「你有特別期望的薪資目標嗎?」離開店面後,在機車停車棚資深的員工如此的詢問珀虎。

  「沒有呢、最低薪資就足夠。」珀虎很明白自己頂多做完這個寒假就不幹了,因為業績所能給的額外獎金總額,外面隨邊選一家體制不錯的金融公司都能夠達成。更別說,加班會有加班費還有周休二日這一點。

  「是嗎?一般人走門市銷售都是為了賺那業績獎金呢。」對方這麼說的時候,珀虎只覺得對方很可惜。明明可以學到一些有深度的過程經驗,卻只著眼於每一次的短期利益。而這些利益的最大既得利益者卻是雇主。

  「啊、沒差吧?來這邊工作只是想學點什麼而已。」或許大部分的公司都很討厭學生或者剛出社會的新鮮人說自己是來學習。但是這不也是事實嗎?有哪一位員工剛進去就什麼都會?就算什麼都會,他們會願意讓一個新人在底層為所欲為嗎?不可能。

  「這句可別說給老闆聽啊!哪有人不為公司設想的?」這一句話再度深深刺激到珀虎,為何這位資深員工沒辦法查覺自己被利用!重點不在於個體對公司的忠誠,而是每個人按照自己的步調自然使整體有良好的發展。

  「喔、不過也要看這公司願不願意讓你為它設想。」

  「什麼意思?」

  「沒什麼!如果在這邊工作一年多,想必你自己也懂才對。」珀虎也是一位明事理的人,知道還是必須給對方一點台階下。沒有把話說死,是希望對方能夠自己察覺到,這家公司真的不值得一直待下去。總有一天,會發現你再怎麼為這家公司設想,這家公司也只會把你的關心當成是一種背叛的行為。因為老闆只相信自己的口才、商品還有金錢。根本從來沒把員工放在心上,在他的眼中每一位員工都是隨時能替換折舊的設備。

  「對了、你今天早上實在是太傻。哪有人當老闆的面算公司的帳啊?」

  「如果真的沒什麼,也不需要擔心自己人看吧?」

  「問題就是,沒把當成自己人啊!」

  「言下之意,如果今天早上是你做這些事情就沒問題?」

  「當然、好歹我也是這邊的資深員工。對於現在只剩下我可以磨鏡片的情況來論,他根本沒那個膽子將我惹惱。我走了?看他怎麼經營下去。」珀虎知道這位學長這麼說是想傳達,如果有不可取代性就不用怕任何事情。但是他難道沒想過?如果哪一天有人在這邊同樣變成資深員工又有相同的專業時,他又該怎麼辦呢?畢竟這種技術性的工作,只要熟能生巧任何人都有辦法成為資深的專業員工。到時候比的就是真正的向心力還有忠誠度,只會耍表面功夫又喜歡摸魚的人,不管多專業也會被開除。

  「學長,前幾天客戶資料卡的事情,真的是你自己在電腦系統上打錯編號?還是說其實是店長自己在交班的時候自己打錯?當我看到你被他這麼罵的時候,其實心情上挺微妙。因為明明你都時常提醒我必須要注意編號的輸入,自己怎麼可能會打錯呢?難道主子的錯也要讓屬下承擔?這都是什麼年代了!」這也是其中一個珀虎發現的事情,這位店長有選擇性的記憶。或者該說,這位老闆根本是刻意將自己的錯給底下的員工扛責任。不然另一種可能就是他過於高估自己的能力,並且低估自己底下的員工。

  「別說了……這當然是在作秀,你也看到當時我們找客戶的資料調多久吧?那時候該客人已經表現出不耐煩的表情,這時候也只能幫老闆擋吧?不然等客人罵店長的時候,等客人回去我們都要喝西北風。現實就是這樣,誰有錢就能夠任信。就算一堆人說拿香蕉只能請得起猴子,但是如今的市場大家都心甘情願的成為香蕉的俘虜。」學長講的觀念看似沒問題,卻也突顯出勞資雙方的上下階級關係很重。一般來講這種事情發生,作為領導者都要有承擔和扛責的氣度。不過東方的社會都差不多是如此,小事情都要員工來扮黑臉,大疏失則是出來說明表現責任感。簡單論之,小事情沒有增值的機會,大事情卻有機會提高自己的身價,我們稱喜歡這麼做的人,自私者。

  就好比最近發生的餿水油事件,為何門市人員要成為消費者唾棄還有謾罵的對象?他們不過是領著時薪或者月薪進行商品推銷的員工而已。真正導致產品有餿水油成分的是店家的採購部門或者是老闆的品管處理政策有問題。當然,有的人會認為既然該家公司有問題為何不辭職?先設想在這些地方工作的人的專業能力還有學經歷吧?他們離開這個場所後,要花多久的時間和機會才能再次找到工作?是不是又必須從基層做起?薪水是不是又要回到基本盤?他們如果是社會當中弱勢的族群,難道也活該被消費者逼迫嗎?珀虎想到這邊就生氣,慣老闆的員工、不知道是非的消費者、利用他人的老闆,到頭來服務業的基層就是這麼一回事。除了考驗一個人的情緒管理外,就是成為他人的出氣筒!不管是對內或者是對外,都必須忍受各種的辱罵和調侃。

     佛陀在抵達涅槃境界之前,曾經通過各種的方式給自己苦難。但是越是逼迫自己接受各種苦難,越是沒有辦法悟出道。心中認為必須如此的時候,反而更加的灌輸各種的慾望。這個時候苦難不在是苦難,單純只是一種慾望的展現過程。耶穌也是如此,道與真理其實是一樣的東西,那麼為什麼西方國家跟東方國家會有那麼大的差別?這就是在於對於人生意義見解上的不同了。那麼服務業真的有必要忍嗎?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只要不害怕就不會有被人趁虛而入的機會。哪怕被人說是草莓或者低抗壓性,也要表現出自己是人而不是機器。

部落格的原文連結:https://lazyteatime.blogspot.com/2015/11/chapter-2-3.html#mo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