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瓦舍:快了快了》:當一切都變快

31492368_10205131290078978_4366617409310687232_o (1)
本人自行拍攝的圖片
  • 第一次在現場觀賞相聲瓦舍的演出是在中原大學的免費場次,那個時候的演出主題是跟環境保育有關。當中的內容跟對話幾乎都不記得,唯有印象的一句話是:「我們在做的不是救地球而是救自己」。確實是如此,無論是站在人類中心主義、生命中心主義或生態中心主義,環境研究最根本的目的就是如何讓人類這個種族能夠繁衍下去。但是隨著時代的演進與科技的進步,我們往往忽略了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

 

  • 我們保護其他的物種或環境,真的僅僅只是保護人以外的事物嗎?如果生態系統可以簡單地做這種區分,那麼就不會有大自然反撲於人類的問題。那麼這次《相聲瓦舍:快了快了》所帶來的演出,再次的給我什麼樣的反思呢?本文將以盡可能不劇透的形式,點出個人認為這次演出的主要議題。

一、食物從哪裡來?

  • 在台灣的我們可以輕易地取得食物。多麼輕易呢?只要口袋裡有錢,基本上是不需要擔心吃不到東西。那麼當飲食成為一種時尚享受或滿足的方法時,我們面對眼前的食物看到的是什麼?答案是一道又一道的料理。更確切的說,這些料理代表著我們離動物最近的距離。當可以快速地取得各式各樣的料理,我們不會去認真探究這些料理的源頭是怎麼產生。相聲瓦舍的演出中有一段描述方式蠻貼切:有人喜歡吃料理A,任何動物做成的料理A他都喜歡吃,甚至願意為了料理A奔走東西南北。直到有一天,看到有一道料理A的外觀可以清楚想像動物活體的細節時,他才決定不在吃跟料理A有關的東西。當然,裡頭的主題並不是想要勸人們吃素,而是在探討為何我們得知或親眼看到某些料理誕生的方式時,我們會因此覺得反胃甚至不敢吃了?

 

  • 個人認為,或許是因為我們並有切身的用同理心的角度看待疼痛(harm)。Peter Singer在”Animal Liberation“尋找了人與非人類物種可以做為比較的相同判準那就是疼痛。但這次的相聲,讓我重新意識到所謂對痛的考量是很抽象的。我們聲稱如何的處理可以減少對其他物種的痛,但是若把處理的方式用在人類身上時,我們並不會因為感受不到疼痛就願意接受這樣的對待。換言之,我們想事情跟提出解決的方法變快了,儘管想的角度跟方法不見得是最好的。

二、旅行還是旅行家?

  • 畫面與畫面之間的快速切換,什麼是旅行?如果出國走走得到的整體感受跟在家透過google map旅行是一樣的話,待在家裡是否也能說是個旅行家呢?這一幕的相聲內容,確實有戳到蠻多網路世代的痛點。不知道有沒有人有這樣的經驗,明明只是看幾部日本的動畫就認為自己好像很懂日本當地的現況或文化?不過話鋒一轉,真的跑去日本旅遊就代表能看透日本當地的現況或文化嗎?這有點語帶雙關,無論在家看影片或者短暫的出遊都對理解這件事情,太快下定論了。

 

  • 這邊我們可以做個假設,如果旅行的目的不是去理解當地的現況或文化,那什麼是旅行?如何做才能稱自己為旅行家?為什麼要旅行或使自己成為旅行家?當我們開始拋出一些本質性的問題慢下來重新思考時,似乎會發現許多深層的終極目標或者意義。例如,想要學習自立自強、想要像旅蛙那樣分享自己的經歷給別人看,或者有個伴可以一起到處走馬看花就能說是在旅行的旅行家。

三、你叫什麼名字?

  • 收尾的相聲橋段蠻有寓意,或者該說,主要原因是我無法保證自己的理解是對的。在不破梗的情況下,這邊只論個人的想法。假設相聲瓦舍之後的演出是一樣,那麼閱讀本篇的讀者或許能發現關鍵字在哪裡。總之、個人認為這一幕是想傳達現代社會的運作方式,人的心已經變調。現實強勢的人依舊強勢,弱勢的人依舊弱勢。但是在相聲的世界裡,弱勢的人能教育強勢的人。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認為只要「有錢」、「有輩分」、「有背景」,就可以對周遭的他人或非人類物種為所欲為?實際上卻是恰恰相反,並不是因為具備上述的特徵所以能隨心所欲,而是周遭的人們委屈自己(認為自己必須為這些特徵的人服務)或者無能為力(處在只能任人宰割的情況)。
  • 但真的只能如此嗎?其實無論一個人多「有錢」、「有輩分」、「有背景」,他終究只是「一個人」。當周遭的人們都視他們為nobody的時候,具有這些特徵的人若過於的傲慢依舊是可以拒絕為他們服務。換言之,現代的我們把許多資本主義的規則看得太理所當然,以至於在思考的途徑上跳得太快。並不是有金錢的付出伴隨服務的產生,而是服務的產生伴隨著金錢。金錢是具體量化服務的一種形式,卻無法作為產生服務的必要條件。以此來推論的話,不管一個人多「有錢」、「有輩分」、「有背景」都只是空有形式,真正能產生服務的方法是讓服務者打從心底願意為自己服務。更精確地說,我們或許要思考什麼是「付出」的根本定義?

四、結語

  • 相聲瓦舍的相聲演出確實蠻有趣,從看似毫無主題的笑話,突然的透過人與各種不同動物的關係隱喻勞資的不對等(或人與人的不平等)。當開始認為這是主題的時候,不知不覺又跳到很時事的各種政治議題。當認為是在諷刺每個人都只考慮到自己的時候,才又發現似乎在探討的是我們根本很難客觀的了解他人內心的真實感受,或者曾有過的背景經歷。我們的生活習慣正在追求快,但是我們對時間的感受變快了、我們看事情的方式變快了、科技的進步也讓我們在各種層面變快了,但是我們人生最後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以上是「個人」欣賞完《相聲瓦舍:快了快了》所產生的諸多感想。如果想要更貼近於原著故事來源,聽說是依循原創故事集《影劇六村活見鬼》,並且書裡頭的內容會更多更豐富。

 

部落格原文連結:

https://lazyteatime.blogspot.com/2018/05/blog-post.html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