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格羊追求記》:平淡的藝術

這是發生在某個丘陵草原上的故事。

從前有一隻公羊追求母羊,卻被母羊發了好羊卡。

不服氣的公羊,不顧過去的形象謾罵母羊的不是。像是說母羊會拒絕自己,肯定是考慮的不夠周到;又或者是認為母羊,肯定是誤會它才會拒絕。

原本母羊是打算先觀察一陣子再決定是否同意,沒想到過去相處還不壞的公羊只因為求偶失敗就大發雷霆。被公羊嚇到的母羊,斷然決定不再跟這隻公羊有任何的交流。

幾天下來,公羊發現這隻母羊都對它愛理不理,它決定當面的珍重跟母羊道歉。母羊覺得這隻公羊或許本質上並不壞,所以決定原諒這隻公羊。沒想到,過不到幾天公羊卻得意忘形起來,居然又再次的跟母羊求偶。

「夠了!你再次的煩我的話,我就跟其他的母羊說你騷擾我的事。」母羊忍無可忍地說道。

「難道不是因為接受我的求偶才接受我的道歉嗎?」公羊不解地說道。

「……」母羊對於公羊的傲慢決定不予置評,便默默地離開公羊的視野範圍內。

公羊對於母羊冷處理它們之間的感情覺得心裡不快,始終無法放下跟接受自己求偶失敗的事實。公羊為了走出失戀的陰霾,它決定跟其他的公羊訴說那隻母羊的缺點。

「你知道嗎?那隻母羊真是自以為是。」

「怎麼說?」

「它不願吃其他羊群附近的草,因為它認為其它的羊很髒。」

「真有這種事?可是我看它跟其它的羊相處不錯啊!」

「你不願意相信我?」

「這不是相信與否的問題,而是至少我沒被它這樣看待過。」

公羊發現除了自己,其他的公羊都跟那隻母羊相處的不錯。這讓它更無法接受,它無法理解為何那隻母羊不願意原諒自己,甚至在它的面前跟其他的公羊愉快的相處。

一路上都觀察著公羊行為的紅隼,實在看不下去便從空中飛了下來。

「喂!你這隻公羊也太自我中心了。」

「你是誰?憑什麼這麼說我?」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事是我要給你一些建議。」

「洗耳恭聽。」

儘管公羊認為紅隼是無法說服它,但是還是決定聽看看。

「簡單來說,感情是不能強求。別人不接受你的求偶,不代表你不夠好,而是單純的不來電。」

「那母羊為何不理我?」

「啊?母羊原諒你的時候,它有不理你嗎?你又重蹈覆轍的求偶,豈不是沒考慮到母羊的感受?」

「但是也不至於冷漠到只跟其他的公羊相處吧?」

「唉,人家就是想要你忘了它,因為不可能有你想要的結果。」

「……」

「多觀察其他的羊,每隻羊都是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想法。你也別這麼傲慢固執了,懂得放棄才有新的可能。」

說完後,紅隼默默地飛走,留公羊一隻在原地。

「我真是一隻失格的羊。」公羊自言自語地說道。

回顧了自己是如何地對待母羊後覺得很慚愧。它很後悔自己為何動不動就生氣、它很後悔為何要透過說母羊的壞話來一解心頭的悶氣、它很後悔自己的自私,現在它也知道想修復這段關係是不可能了。

從那之後,公羊確實也成長了。面對許多跟羊相處的關係,它不僅處事變得圓滑、懂得給對方台階下,同時也能夠平淡的看待公羊與母羊的感情。因為它了解到,過去犯的錯是不可挽回,至少當下跟未來不要再犯相同的錯。

請幫我拍手點擊五下(:3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