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與黑書》:思想的選擇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436498/

很久以前,有個古老的文明存在兩本鉅著。

一本是白色的書;一本是黑色的書。

「現代人都遵守記錄在我身上的規範,產業的趨勢與教育的方針都是依照我身上的文字運作。」白書自豪地說道。

「那又怎麼樣呢?別忘了,我們對思想的改變可是有同等的影響力。」

「在你身上的內容都只是理想,根本就不切實際。與其任何事物都泛泛而談,不如像我一樣鉅細靡遺的訂好規則跟目標。」

「是嗎?但是白書也別忘了,能夠被書寫成文字的內容不見得代表真理。」黑書不想花時間跟白書鬥嘴,回完話後就靜靜地睡去。

十年過去,遵循白書的人民依舊佔有絕對的多數,但是已經開始有些許的改革派正傳授著黑書的思想與實踐方式。

「已經過了十年,黑書終究是非主流。」白書笑道。

「是啊,現在確實是很冷門。」黑書依舊不打算跟白書多說什麼,繼續的保持沉睡。

一百年過去,白書跟黑書的使用者起鼓相當,甚至使這個古老的文明分裂成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文明。

「沒想到會有那麼多人支持你啊?」

「看來我沒有想像中的冷門。」黑書還是不想跟白書多說什麼,繼續的睡起覺來。

一千年過去,以百年為單位,所有的人漸漸開始讀同一本書。

「喂,你看我挖到了什麼!」考古學家說道。

「難不成這就是幾百年前失傳的黑書?」歷史學家回話。

「當然,這本書的內容這麼的死板又限制了產業發展的方向。肯定就是過去古文明遵循的黑書。」考古學家信誓旦旦地說道。

「就我們幾百年的文獻研究與學者間所提出的假設,這應該就是被時代所淘汰的黑書沒錯。」

「不如,我們就把這本書放在博物館,展示給現代的人看吧?」

「確實是個好主意,順便也放一本我們使用至今的白書過去。」

在博物館裡面兩本書重新的相遇。

「一千年過去,為什麼現在的人都誤以為你是白書?」真正的白書不服氣地說道。

「歷史資訊有可能隨著人們流傳的方式扭曲,人們對黑書跟白書的定義也可能跟古老文明的用法不同。」現今被人們廣泛使用,並且被誤會是白書的黑書回道。

「既然是千年來的誤會,那麼現在的人應該使用真正的白書!」

「看來你還是不懂我過去跟你說的話。」

「什麼?」

「能夠被書寫成文字的內容不見得代表真理。」

「那又怎麼樣?」

「現在的人們在乎的是我身上的文字而不是你的,哪怕現在我被重新正名為黑書,大家支持的也會是我所提供的思想。」

請幫我拍手點擊五下(:3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