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點心戰爭》:觀後感想

圖片來源:http://www.tbs.co.jp/anime/dagashi/

僅從畫風來判斷《粗點心戰爭》這部作品,可能會有刻板印象。例如:網路上會看到許多工口向的畫面,甚至曾經被喻為二創的本子王。不過,實際看過動畫後,其實內容就是介紹日本在地的粗點心。這就跟當時的《爆音少女》、《普通女高中生要做當地偶像》或者過去的《孤獨美食家》很像,透過動漫來行銷在地特色。至於內容是否有更深層的意義,個人認為,這就要看讀者如何的去理解作品。

一、理解活動的基本介紹

圖片來源:自行繪製

探討這部作品之前,個人想先介紹詮釋學,因為透過詮釋學的理解活動來進入動漫作品,能讓讀者(觀眾)產生不一樣的觀後感受。

詮釋學主要有三個理解活動,分別是表達、詮解還有解釋。解釋會因為接收語言者的理解方式,產生讀者中心或者是作者中心,這個過程語言是功能(物質或者他者)的媒介,所以面對語言問題將不是單純的溝通問題,而是精神交流的問題。

例如:A跟B都是動漫迷,至於C則是完全對動漫沒興趣。這時候可能會發生一件事情,A跟B聊動漫作品時可以聊得很開心,而C則是會找不到機會介入,為什麼呢?因為在面對動漫話題時,語言不僅是訊息交換(聊天)的門檻,同時也是用來表達情感、意義、價值、看法與判斷的媒介。當C沒辦法對所接收的語言做訊息交換以外的解釋時,自然就會變得無話可說。

但是這邊要留意一件事情,C並不是因為溝通有問題而無話可說,而是因為沒辦法和A跟B進行精神交流。

二、精神是什麼?

精神這個詞很抽象(例如,JOJO的黃金精神)。因此,大部分的人可能會說:「精神交流是什麼?語言只要能陳述事實就夠了。」但是,真的是如此嗎?

比較明確來講,精神交流就是情緒或情感的交換,例如:你遇到一位外國人,你看著他的行為明顯是想要去上廁所,但是你不知道如何用他的語言跟他講廁所在哪,你明知道廁所是什麼概念也知道如何透過自己的語言來表達,這時候就算具有陳述事實的能力,還是無法實際的交流;相反的,你跟自己的伴侶認識到某個程度時,就算不講話也有辦法知道對方想要你做什麼。不論伴侶間理解事情的方式有何不同,只要最終成功的解釋,這即是精神交流。

三、粗點心的精神

觀賞《粗點心戰爭》第一話到第十話的時候,個人其實感到疑問,像是為什麼作品的背景會設在鄉下?為什麼要陳述角色過去的劇情?為什麼男主角喜歡畫漫畫卻又具備粗點心的知識?ほたる為什麼堅持要選擇ココナシ的父親?諸如此類的問題,作品透過每一話不同的粗點心與角色的設定進行了詮釋學中的表達。

尤其在第十一話,作品讓我們試著解釋雜貨店跟現在的商店差別在哪裡。例如:十幾年前的台灣,雜貨店賣的零食都非常的便宜。卡牌、四驅車、戰鬥陀螺、模型,這些商品都不算高價,甚至可以跟周遭的朋友一起當場抽獎或遊玩。

相較之下,網路遊戲與網路社群盛行的時代,朋友間的互動可能更著重在線上遊戲的場域。此時,消費娛樂的模式可能就變成點數課金,零食方面也漸漸選擇便利商店或大賣場;至於智慧型手機的時代,手遊更像是單機的消遣遊戲,人們不見得會特別討論難易度不高的遊戲,論便利性買東西可能也會選擇直接的網購。

粗點心的魅力就在於人們之間的精神交流,由於商品本身的客群就是以小孩為主,所以店家與消費者的關係是更接近於朋友或者聊天的對象,例如:十一話的小孩差10圓日幣(約台幣3元)才能買可樂口味的口香糖,儘管沒有抽中,老闆也願意維持孩子之間的感情而免費的贈送。這種情況,過去的我們或許也曾經有過類似的經驗。

最後則是第十二話,這一話ほたる拿出的佐久間式鐵罐糖是蠻令人玩味的一幕。當主角用硬幣替她打開時,她卻說過去都是靠氣勢。我們藉由這一幕,可以回頭再詮釋,以ほたる的身家背景明明可以透過各種的手段來達到目的,就像使用硬幣打開糖果罐一般的簡單。那麼為什麼劇情會選擇走比較漫長的方式呢?個人認為,這就是一種作品與讀者之間的精神交流,當劇情只是按照人們經驗所認為的「理所當然」陳述時,這樣的訊息交流是激不起讀者繼續看下去的情緒。但是看著角色間逐步熟識的過程,最後再放出這樣的伏筆時,相信看過的人都會好奇ほたる到底喜不喜歡ココナシ?サヤ又會怎麼樣的看待?

四、結語

個人認為,粗點心戰爭的劇情設計有三點:

第一點是拉ヨウ進公司,而條件是讓ココナシ繼承粗點心店面的主軸。
第二點則是介紹日本在地粗點心的相關知識。
第三點則即為角色之間的曖昧關係。

假設作者只提供第一點的劇情,讀者(觀眾)將無法理解作品想要表達什麼;假設只具有第三點,顯然會覺得只是單純的青春日常喜劇;不過,我們也必須留意,若作者寫這部作品的目的是第二點,那麼在沒有跟第一點和第三點結合的前提下,對讀者來說,劇情將顯得很枯燥乏味。換言之,從詮釋學的角度來看,訊息交換(第一點)與精神交換(第三點),兩者在《粗點心戰爭》都是重要的劇情元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