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幣有價值嗎》:以卡牌遊戲為例

圖片來源:自行拍攝

個人大概是2018年底開始留意虛擬幣 ,聽說那時剛好被稱為「虛擬幣的寒冬」。網路上也充斥著,虛擬幣是既網路泡沫以來下一個鬱金花狂熱。不過,對於2019年才開始加入的人來講,或許就沒這麼悲觀,至少就各個虛擬幣的週線上漲幅度來看依然是小牛市。這種投入者情感上的反差,讓我開始好奇虛擬幣是什麼概念?能不能用卡牌遊戲來類比?

一、如何看待虛擬幣的有限發行

圖片來源:自行拍攝

過去以來,個人都有個疑惑,虛擬幣到底是「貨幣」還是「商品」?從追求波動或預期未來具有更高價值而言,虛擬貨幣似乎比較像是商品;至於能夠作為日常交易的媒介而言(交易所、VISA卡、ATM都能換成法幣或直接交易),虛擬貨幣似乎又具有貨幣的特性。

這邊就產生了一個問題,虛擬貨幣能作為普遍認同的交易貨幣後,理論上將失去價格上的大幅波動性,那麼這樣的現象會是現在虛擬幣投資(投入)者預期發生的事情嗎?以發行量具有限性的比特幣來說,它的最小單位是一億分之一。個人懷疑,無法增加發行量不代表能夠無限的上漲。

以全球限量1,000張的青眼白龍為例,1張(最小單位)卡片的價值約8萬台幣。如果青眼白龍的價值不跟法幣掛勾而是當成交易的媒介,顯然是沒辦法促成日常交易。同理的,如果想拿青眼白龍投資一家價值1億元以上的公司,顯然1,000張(有限性)是沒辦法促成交易。

但是比特幣不同,它的總發行量是2100萬枚,哪怕現在一枚價值1億元,依然能用最小單位來促成日常交易。這邊最大的問題是,我們能想像比特幣漲到1億元嗎?如果覺得不可能的話,對於持有者來說,比特幣穩定後(作為全球認同的貨幣)的合理價位又是多少呢?

二、如何看待虛擬幣間的交易

圖片來源:自行拍攝

依據個人的觀察,目前虛擬幣間的交易,似乎還是離不開以法幣作為衡量的標準。例如,BTC換ETH,即是以BTC的美金價位去除上ETH的美金價位。假設有一天,世上不再存在所謂的法幣,那麼我們又該如何看待去中心化的虛擬幣價值呢?

這讓我想到了一個只透過卡牌來交易的去中心化世界。例如,A拿著10幾張魔法風雲會的卡片,B願意用1小時的特定勞務(不管是腦力或勞力)來換2張卡片、C願意用做一道料理來換1張卡片、D則是願意用房子來換7張卡片。上述的例子很好理解,卡片的價值由交易的雙方來自由衡量,但是憑什麼促成交易?或許B跟C是認為卡片能保值,而D考量的是除了保值還能用來參加競賽。

這邊再做一個更進一步的舉例,A用1張魔法風雲會的卡片換到3張B的寶可夢卡片,他再用3張寶可夢卡片換到5張C的PM卡片。最後,A又用5張PM卡跟D換到3張魔法風雲會的卡片。大家看到這邊有沒有覺得很奇怪?A持有的魔法風雲會卡片從1張變成3張,那麼過程中的寶可夢卡片跟PM卡片的價值定位為何?

三、小結

個人覺得現在的虛擬貨幣,類似於上述提到的寶可夢卡片或PM卡片。人們透過法幣或任何形式獲得虛擬幣,最終目的依然是將虛擬幣換回法幣。那麼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待虛擬幣:

(1)虛擬幣支持者:支持虛擬幣的人就像持有寶可夢或PM卡的玩家,他們對虛擬幣有無限的想像空間,並且透過實際的執行和宣傳來使寶可夢或PM卡有具體的價值。(例如,能夠達到像魔法風雲會卡片換取有形或無形資產的交易)

(2)法幣支持者:支持法幣的人就像持有魔法風雲會的玩家,他們不在乎虛擬幣最終的價值為何,反正最後的目標就是讓寶可夢或PM卡轉換成更多張魔法風雲會的卡片。

假設這樣的想像是合理的,那麼虛擬幣扮演貨幣角色的關鍵在於,有多少種虛擬貨幣可以互通,並且能夠達成日常的生活交易;至於虛擬幣扮演商品角色的關鍵在於,有多少人願意用更高價位來投入法幣,藉由波動漲幅來從中套利。換言之,虛擬貨幣既能看成是商品也能看成是貨幣,端看持有者們是如何的利用。

最後,個人也思考了一個問題,LikeCoin的目標是將此虛擬幣視為具有更高價值的商品,還是具有穩定性能夠在日常交易的貨幣?

在〈《虛擬幣有價值嗎》:以卡牌遊戲為例〉中有 2 則留言

  1. 首先,LikeCoin 不是穩定幣,就是說,設計上沒有一個機制讓 LikeCoin 跟某一種或者某一籃子法定貨幣錨定。

    你可以這樣理解,長遠來說,LikeCoin 定位為數位內容(主要是相對零碎的,即不是電影、遊戲、書這些能賣幾百台幣的內容)的結算貨幣。注意結算貨幣跟定價貨幣,不一定是同一種,比如用 1美元買一張照片,付 350 LikeCoin,這個例子裏,定價貨幣是美元,結算貨幣是 LikeCoin。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