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者的徒弟》:眼前即世界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images/id-2701633/

從前有一位魔法師,精通世間所有魔法理論的書籍,但是他再怎麼努力都無法創造屬於自己的魔法。對他來說,能不能建構出一套自己的理論,決定自己這輩子存在的價值。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魔法師花了許多時間,終於打聽到了賢者的存在,並且打算拜其為師。

「你已經精通所有的魔法,為什麼還要拜我為師?」

「我想要創造專屬的魔法,所以想建構出一套自己的魔法理論。」

「如果只能選擇專屬魔法與魔法理論,你會選擇何者?」

「當然是專屬魔法。」

「沒問題,我能引導你創造專屬魔法。」

魔法師心想,學會專屬魔法等同於建構出自己的一套理論,所以不疑有他的成為賢者的徒弟。

拜師的當下,賢者透過轉移魔法帶魔法師到一個寸土不生的原野。

「嗯,現在有點口渴,能不能幫我燒杯開水?」

賢者隔空取出了鋼製的空杯給魔法師。

「沒問題,這再簡單不過了。」

魔法師將空氣中的水氣集中成顯而易見的液體倒入空杯裡頭,並且透過太陽的能量加熱鋼杯讓水滾動。最後,他透過吸收周遭的熱量,調整鋼杯中的水溫到可以讓人喝的程度。

「你做得非常好。」

賢者喝完一口後,便把鋼杯中剩下的水倒到地面。

「為何要倒掉呢?這麼做很浪費呢。」

「怎麼會呢?我只是將用不到的水還給自然。」

「問題不在這邊。」

魔法師露出失望的表情。

「呵呵,我當然知道你指的浪費是什麼意思。你剛剛所做的一切都沒有浪費,我也認可你燒水的過程所考慮到的所有魔法理論。」

接著,賢者便從口袋取出一個水袋,並且喝了一口裡面的水。

「啊!你明明就有帶水,為什麼還要我燒開水?」

「我確實要你幫我燒開水,但是可沒要求你使用水魔法製造水。」

「不懂你想表達什麼!」

魔法師覺得賢者是在侮辱他的專業。

「你欠缺的不是學習理論或實踐理論,你欠缺的是觀察周遭跟主動提問。」

「……」

「如果你注意到我口袋的水袋,就會問我為何要燒開水,或者該以什麼樣的形式來燒開水,而不是在我面前表現什麼是水。」

「剛才的要求跟學習專屬魔法有什麼關係?」

「魔法師啊,你已經學習到世間所有的魔法理論,而所謂的專屬魔法就是建構在如何發揮這些理論。換句話說,你缺的更進一步的想像力。」

「該如何進一步的提升想像力呢?」

「魔法的執行結果都無法違背自然,所有魔法理論的基礎或前提皆是在解釋世界或對世界提問。」

「能不能用更簡單的方式表達?」

「還以為你想要這種打高空的回答。」

「……」

「總之,從生活中發現問題,並且試著解決這個問題,這是提升想像力的最快途徑。」

悟出這個道理的魔法師,不經還是想對賢者提出問題。

「你覺得魔法師存在的意義為何?」

「依據所具有的能力來侷限自己的身分是毫無意義。例如,懂火魔法的人不見得要自稱火魔法師,他也可以是一位稱職的鐵匠。沒必要因為學了什麼,就為自己的人生設限。」

「看來我知道該如何創造屬於自己的專屬魔法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