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名偵探皮卡丘》:觀後感

圖片來源:自行拍攝

今天早上特地衝一發電影院來欣賞《POKEMON名偵探皮卡丘》。看完後不得不說,過去網路上看到的各種驚悚顏藝或慘遭真人化的評價,真的是言過其實。實際看到畫面後,不得不佩服現在的電影拍攝或後製的技術,寶可夢的存在不突兀又自然,宛如人類生活的世界真的有寶可夢的存在。接下來,這篇文章想分享自己的觀後感,由於內容涉及到劇透,尚未觀看的讀者千萬別點進來喔!

一、人類中心的傲慢

電影裡登場的博士,從人類優越或個人利益的角度來說,我們沒辦法說他是真正的惡。例如,萊姆市運作的方式,有點類似於城市化的阿羅拉,這位博士確實打造了人與寶可夢共同生活的具體樣貌。姑且不談這位博士想把城市裡的人都變成寶可夢的扭曲化價值觀,至少萊姆市的存在意義是帶有生命中心主義的意識形態。

不過,這位博士確實是偏向強意的人類中心主義。例如,使用紫色噴霧讓寶可夢失去自由意志、試圖侵占寶可夢的身體,以及進行強迫進化與生長的研究等等。此外,這位博士的辦公室裝潢也突顯了他想表達人類是主宰一切的最高位格,因為他是坐在阿爾宙斯、帕路奇亞,還有帝牙盧卡的中間,而這些寶可夢分別是創造世界、操控空間,以及掌握時間。

總之,個人認為,這部寶可夢電影其實是具有環境教育的意涵。我們在觀賞過程覺得博士的行為是邪惡的,但是他的想法本身是沒有對錯的問題,而是單純站在強意的人類中心主義。至於為何我們會感到反感?或許,我們本身在看待自然萬物時,其實是帶有生命中心或生態中心的價值觀,或者最起碼是弱意的人類中心主義。

二、人心的誤解到諒解

電影的劇情,沒有特別用言語交代主角的母親為什麼過世,以及為何主角小時候會因為這起事件,從此不再說自己想要成為訓練家、拒絕寶可夢夥伴,以及跟自己的父親疏離。

個人認為,主角可能是因為選擇在家看寶可夢聯賽,因而錯過了見母親的最後一面,這份內疚感讓他不想再談及任何有關寶可夢的話題。另一方面,劇情開頭登場的可拉可拉,或許是在暗示主角以母親的死(可拉可拉母親的頭骨),隱藏自己內心其實喜歡寶可夢的一面。除此之外,這也可以解釋當初主角為何不願跟他的父親去萊姆市,因為這座城市等同於能夠跟寶可夢共榮的存在。

如果上述的推測是合理的,那麼也可以解釋為何古德曼在主角成長的過程,皆沒有特別的過問。一方面,怕刺激到主角使其對寶可夢感到反感;另一方面,古德曼準備的寶可夢主題房間,或許是為兒子有天能夠前來隨時做好準備。總之,當主角實際了解到父親並非對自己漠不關心並跟寶可夢有了感情連結後,確實地從誤解轉為諒解。

三、小結

圖片來源:自行拍攝

這部電影的劇情,有蠻多地方是向寶可夢的原著動畫(或遊戲)致敬。例如,背景音樂時常有美版寶可夢的主題曲、皮卡丘在主角的肩上、鯉魚王被踢進化成暴鯉龍、胖丁拿著麥克筆唱歌,還有可達鴨頭痛超能力會爆發等等。另一方面,電影的呈現某種程度也遵循原IP的設定,像超夢是由夢幻的DNA製造而成、噴火龍尾巴的火是弱點,以及百變怪變身後眼睛是黑豆等等。總之,這次的真人版電影,並沒有讓我感到失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