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虎與莉莉絲的選課教室》:Chapter 2-4 除了經驗就是歷練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2093744/

地點:靈窗小舖  時間: 第七天 早上 九點四十五分

  今天靈窗小舖來了一位新的女同事,珀虎對於這位女生的印象分數算是普通。因為前幾天的下午就有曾經擔任過這位女生的面試官,為何一位門市基層能夠擔任相關職務呢?因為店長是這麼說,假如自己底下的員工都不喜歡對方的話,那何談錄取與否呢?講完這句話的店長,又回到他那個紅色的小房間。最近珀虎也發現這位老闆除了看監視器外,還在裡頭打電動。這就是現實,同樣是領月薪跟業積獎金卻有不一樣的福利。

  「啊、這是第幾次了!我不是要妳去掃地嗎?聽不懂中文?所以我才不想找女生,一堆公主病纏身!」一進入店面的珀虎看見的畫面就是女同事被店長狠狠罵的畫面。但是他並沒有因此同情這位女同事,因為她本身太沒有自覺。同時,他也想到當初自己被要求掃地的時候,第一時間就用行動代替發呆或者被動。不過珀虎也不會因此感到沾沾自喜,畢竟這終究只是一份做不久的基層工作。

  雖然不想害這位女同事。但是珀虎進來後,感覺上知道必須做點什麼否則會被颱風尾給掃到。所以少年主動的拿起掃把在附近掃地,或許珀虎的心態只是做做樣子,但是對於店長或者其他人眼中卻是勤奮的表現。

  「妳怎麼讓自己的前輩先掃地呢?算了、這邊有破布用來擦擦窗戶。」這次店長不再讓她自己行動,而是親自將清潔工具交到對方的手中。畫面中透露的就是已經被黑,甚至不信任的畫面。對於珀虎來講這件事情或多或少提升自己在店中的地位,但是他卻沒想到某一天這位女同事居然將他陷害到極致谷底。女人心海底針,蛇蠍與黑寡婦的形容詞不是無中生有,這或許就是她們與生俱來的能力。

  中午的時候,資深的高中學歷員工終於主動的要求大家自我介紹。

  這已經是在這邊工作的第七天,珀虎對於大家從頭到尾都沒有互相稱呼度過這一個星期感到不可思議。這也反應一個事實,如果給人的感覺就是隨時成為高流動率族群對方根本不屑知道你的名字。大概是對他們來講,花時間記別人的名字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各位、我叫李洛凱。平常的話叫我『阿洛』就行了!至於身兼店長、經理、老闆的那一位,如果想要跟他親近點的話就叫對方老大吧!」阿洛說這些話的時候透露一個很重要的訊息,這家店確實是有後台在撐腰。

  這也代表一件事情,必須要有領不到薪水做白工的心理準備。不過對於珀虎來講,就算沒有薪水對他根本是無傷大雅。因為這次寒假來基層工作就是在學習和體驗一種經驗,了解底層的黑暗面以及必須要注意的地方。

  「杜梅欣!各位叫我『欣仔』就行了。等等要吃午餐吧?有需要什麼我替你們買。」這位要大家叫欣仔的女同事,表面是想要替大家買東西。實際上卻是因為在店內抽菸還有滑手機被抓包,打算在外面買東西的時候混水摸魚。大家也知道這一點,不過還是同意由她出門買。其實珀虎是蠻想拒絕對方的好意,因為這位女同事去等同於他自己就沒辦法離開店面到外頭走動,在這個冷氣房當中能夠有機會在外頭曬曬太陽的機會!就這樣被這位女同事給奪去。

  「我的名字叫珀虎,沒有綽號。反正名字也就兩個字,就把這當成綽號吧?」在珀虎說完的時候,阿洛還有欣仔就開玩笑式的說他該不會在學校都沒有朋友之類的話題。實際上也是如此,不過少年覺得沒必要提到自己的私事。珀虎也曾吃足了苦頭,職場跟校園部一樣!能夠盡量不談自己心中真實的想法,就盡量不要。就算被迫需要的時候,也要想辦法把話講得很客套。否則哪一天這些話語成為八卦或者把柄的時候,自己是怎麼的被人害都不知道。職場如同江湖,人身在江湖就必須要意識到危機。

  當欣仔去買午餐的時候,珀虎就回到座位上開始練習如何的磨鏡片。或許是手感還不錯,不知不覺就磨好將近二十片的塑膠鏡片。但是這個舉動卻惹惱店長,而珀虎也知道對方只是想找機會出氣。真的做得不好?有瑕疵?不、單純只是想要罵人而罵人。

  「這是怎麼回事?我有說你可以拿新的塑膠板練習嗎!你知不知道,每一個的成本都要五元?我進這些貨不是讓你練習,而是用來當作實作的鏡片模板。還有這些塑膠鏡片是怎麼回事!有菱有角、凹凸不平,裝在鏡框還有缺口。還有之前不是提醒過你?塑膠板的R字號要在內側,你的眼睛長在外側嗎!你的學長才高中畢業用五片就學會,大學畢業才這點程度?小學生做的都比你好。」在店長營造出如此尷尬氣氛的時候,珀虎很想說是阿洛要求他這麼做。但是他還是把這句話給隱藏在心中,因為他知道如果將這件事報出來不僅不會得到同情還會降低同事之間的信賴感。頓時、珀虎感受到那天晚上阿洛的心情!原來這種受冤的感覺是這麼一回事。突然少年覺得馬戲團的小丑或者街頭藝人很厲害,這些演員都能夠把自己心中的真實想法完全埋沒在無限的大海中。

  大概是因為珀虎從頭到尾都不說話,經理就算要他說話也不答覆。後來店長就要求他將這二十片都磨成錢幣大小的圓形,在那之前都不准碰其他儀器或者做任何鏡片相關的工作。雇主與勞方之間的信任感就是這麼回事,任何事情雇主都只會考慮成本還有費用,只要發現有無意義的虧損就會非理性的謾罵。在他們的眼中員工就只是工具,沒有必要為這些工具設想任何的同情心。只要在必要的時候,引導這些工具提高工作的效率。

  當店長中午騎車出去晃的時候,珀虎基於自尊心還是質問起阿洛。

  「阿洛、剛才不是你跟我說只要抓個大概就好了嗎?而且那個R字的部分你也沒提醒我功用是什麼。」珀虎對於這種交接不確實的心態不以為然。

  「啊、確實只要抓個大概就好啊!一般人抓個大概都能磨的好吧?至少我就是這樣。還有那個R字的部分,我當初磨的時候也沒被特別要求。直到開始製作實體鏡片的時候才開始被糾正。想說這就是一種過程歷練,應該是這邊的教學過程吧?」聽完這些的珀虎真的差點就跌倒,哪有人明知道正確的訊息還刻意放假的來誤導他人?而且怎麼能用自己的觀點來看待職場上的學長學弟制呢?你磨得好是你有天分,這不代表每個人都一樣吧?珀虎想到這裡,不知不覺氣也消了。他知道就算再怎麼跟這個人辯論也只是沒有結果,因為對方只會用自己的角度來衡量事情的對錯是非。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阿洛練習的時候,店長並沒有要求這麼多,輪到自己的時候才變得比較苛刻。珀虎雖然想要這樣思考,但是從店長的人格特質來觀察的話,有點缺乏這方面的上進心。

  「好了啦!別說這些,你看女同事回來了。」阿洛像是要把事情當作沒有發生過,很迅速的就指向店門口。

  「我回來嚕!咦?怎麼氣氛好像有點凝重?是剛剛有奧客還是推銷過程失敗?嘛、剛剛我買三份滷味。大家都一樣沒什麼好挑,等等還打算去買個飲料有人需要我幫忙買嗎?」什麼都不知道的欣仔帶著出發前的心情回來,而且看她那麼的開心想必已經抽足菸也用夠智慧型手機,從對方的話語中珀虎也知道她想要再出門一趟。外頭的手搖杯最快要五分鐘,最慢一杯甚至要十分鐘。考慮到可能還有排隊的情況要三十分鐘也不為過。過程中還沒有計算交通時間,也就是說從買午餐到買飲料就能騙整整兩小時。一天工作大概是十二小時,如果午餐和晚餐都這樣玩實際的工作時間就只有八小時。這也很符合朝九晚五的工作時數,更別說在店內閒的時候又能浪費三個多小時。珀虎對於欣仔這樣的行為並沒有打算否定,原因在於這種高工時的地方根本沒理由一直待在店內。除非說店內真的很忙,不然甚至應該讓員工能有自己自主的自由時間。

  「那我就來一杯蜂蜜蘆薈。」

  「先給錢。」欣仔聽到後馬上就伸出手,像是欠她錢一樣。

  「是、是……」

  珀虎心想,讓不怎麼熟的人互相墊錢確實不是一件好事,珀虎迫於無奈或者根本是理所當然先預付五十元的銅板。不過依照這類跑腿的習俗,大概就算是有找零也拿不回來。

  「我的話就不喝了,你看冰箱還有早上買的特價綠茶。」阿洛指著廁所旁的冰箱。

  「好吧、那等等就只買我和珀虎的那一份。」

  「快點回來吧,如果被店長知道你整天外出晚上就麻煩了。」

  儘管阿洛這麼說,但是這樣的講法只對新人有用。因為欣仔根本不知道老闆的智慧型手機隨時都能夠監控和監聽店面裡頭的狀況。就算現在騎車外出,也無法猜測對方什麼時候會拿來看。而且監視和監聽的內容本身就有錄製的功能,相信這位店長會毫不忌諱隱私倒回去看。說到底這樣的行為真的沒違法嗎?珀虎在對這件事情產生疑問的同時,也想到之前法律相關的課程所提到的小插曲。因為門市是屬於公共領域空間,所以基於財產上的保護是可以裝設私人的監視器以掌控店內產品的安全。這一點確實合法了監視的行為,也避開談及拍攝到員工的部分。至於監聽的部分,因為珀虎也沒有確切的證據還有監聽器的位置,所以只能默默的忍受並且盡量不說話。不過這一點對阿洛卻沒有影響,他由於暫且是這家公司不可或缺的資深員工,就算是上班時間趴下去睡覺也沒有人在意!關於這一點珀虎真心的覺得不公平,為何十二小時的工時卻連午休時間也沒有?勞基法當中提到的每個月六千元伙食費也沒包含在薪資報酬當中。

  到了晚上,店長回來的時候當場承認自己有用監視器在觀察員工的一舉一動。並且也提及到這也是為何這位女同事仍然處在非簽約狀態的試用期,因為目前的狀況對店長來講屬於不合格的店員。無論是在整潔方面、盤點方面、服務方面都有太多的失誤。說是這麼說,不過試用期不合格就不支付薪水這一點明顯違反勞基法。並且過了試用期不給予期間內的薪水而是納入月薪當中也是不對的行為,會產生過度有利於資方的矛盾狀況。試用期沒過沒有錢;試用期過卻不打算做下去一樣沒有錢。這樣的手法使得資方可以請到免錢的勞方,還可以找藉口說這是沒收學習成本之類。真正體質好的公司是會顧慮到員工的狀況,哪怕是員工沒錢想先預支薪水會計部也會幫忙處理。

  「今天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宣布。」店長一改中午時失控的情緒。

  「我們這家分店再這樣下去,月底結算的營收有機會領不到獎金。」店長所指的就是合約上的績效獎金,發放的標準除了門市人員的銷售外還必須要達到每個月六十萬的營業額為大前提。珀虎猜測對方早就打算公布這個消息,但是怕當初他用計算機算營業額時得知沒達到六十萬的真相是有人自己逃稅領款。簡單的講,業績制度的門檻很高。一個人賣的再多,如果沒有達到標準一樣沒有。

  「看來是要開始有大夜班,不然兩萬多元的績效獎金就泡湯了。」阿洛聽到老闆這麼說的同時,馬上就脫口而出這一句話。但是對於珀虎或者欣仔來說根本無關他們的事,原因就在於合約當中有提及新人前兩個月的薪水只能領基本底薪,那麼業績關他們什麼事。兩個月後成為真正正式員工的時候才會把業積獎金算在裡頭,這也是為何當初阿洛問他的時候只求基本底薪。一個寒假過去頂多也才兩個月,沒有業績獎金何必把自己搞得那麼累?還必須要在客人面前不斷的欺騙推銷便宜貨。

  「沒錯、相信大家也知道大夜班是用輪班。我們這邊是一個人要做十五天,而阿洛他上上禮拜已經做過大夜班。所以你們這兩位新人,有誰志願先做大夜班呢?」店長明顯的在撒謊,因為珀虎早就看過這個月的排班表。阿洛這個月只有做三天的大夜班,也就是說根本還差整整十二天。

  「我志願,大夜班不該讓女生來做。門口也有張貼吧?應徵男性的目的就是要有人能做大夜班。」志願歸志願,珀虎真正的目的是喜歡一個人上班。這樣唯一需要顧慮的對象就只有客人(消費者),而不需要擔心第三隻眼隨時的冒出本尊。另一方面也可以更加了解這家店的監視器死角,這樣的話只要不說話也不會有人知道在偷休息。珀虎也知道可以學欣仔那樣躲在廁所或者面門外,而且大夜班這麼做更不會有問題。但是好好工作的員工,為何要把自己逼到店門外或者廁所呢?當然還有另一個目的是可以學到一些真正的技術,不然他早班的期間就只能學一些行銷的嘴皮話術。

  「你這樣自告奮勇很讓我擔心耶,怕你這個國稅局派來的傢伙會不會晚上偷看我們的內帳和外帳。」店長這麼說的時候,旁邊的兩位同事都當成笑話在笑。但是珀虎知道這句話是在暗示,如果監視器發現你偷用電腦就試試看。少年覺得做老闆的不信任員工,為何不乾脆自己做大夜班?但是他知道這麼講絕對會被罵,所以沒有說出口。

  「既然他志願就讓他做吧!」欣仔之前的工作都是做大夜班,大概是不喜歡那樣日夜顛倒的生活,所以在這個時候非常的推薦珀虎。這讓珀虎懷疑這位女同事該不會早就有相關工作資歷,單純只是裝成菜鳥逃過大夜班。

  「對啊!欣仔她才來第一天,能不能對整間店的運作上手都不知道。總要有一個人做大夜班吧?」一同附和的阿洛更是讓珀虎接近他所想要的計畫。既然三個員工只有一個人條件符合,那麼他就已經是列在確認名單內。

  「好吧、既然大家都這麼說!你打算哪一天開始大夜班?」店長看了一下月曆,大概抓了至少要一個月做十五天的安排。

  「隨時都可以。」珀虎想到可以不用跟這些人相處,整個就是希望可以越早進入大夜班越好。

  「那折日不如撞日,明天晚上開始吧!也就是說早上你就不需要來,懂嗎?」

  珀虎認為這一切都在預料之內,但是他絕對沒想到之後發生的事情……

  職場說到底也是現實生活的一部分,現實總是會有不可預期的事情發生。每個人都認為這樣的情況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直到真的發生的時候才相信什麼叫做命運。

部落格的原文連結:https://lazyteatime.blogspot.com/2015/11/chapter-2-4.html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