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的歸宿》:既是原點也是終點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2089853/

過去有一隻小象,它覺得這輩子不應該只活在非洲大草原。

因此,小象對它的母親說:「我已經長大了,讓我一獨自冒險好嗎?」

象媽媽聽到小象這麼說以後,既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倒是對小象這麼說:「外頭很危險的,而且也沒有特別離開的必要。」聽到母親這麼說的小象,鼓起著臉頰心裡想著,如果不認識世界的遼闊又怎麼知道自己的視野狹窄呢?

象媽媽看到小象的表情後,早就看穿了一切。她知道小象一定會離開,她也知道無論對現在的小象說什麼,終究是沒辦法阻止小象想獨立想冒險的慾望。

「唉、既然你那麼堅持,我也不會阻止你。如果哪天滿意了,記得回來看看我。」

聽到母親答應它後,小象二話想也不想的開始了自己的冒險。

踏足在非洲草原的路上,小象首先是遇到一對長頸鹿情侶。它們正在互相分享樹上的葉子,津津有味地品嘗著午餐。

「小象啊,你要去哪裡?」

「我準備離開非洲草原,去看看不一樣的風景。」

「這裡有吃有喝,周遭的獅子或獵豹也不敢襲擊我們,為什麼要離開呢?」

「因為這樣一成不變的生活,讓我受不了。」

「這樣啊,不過生活的變與不變是依據你怎麼看待身邊的一切。」

回完話的長頸鹿,像是在小象面前曬恩愛一般地將嘴中的葉子遞給另一伴。小象看到這一幕不以為然,並且偷偷地離開長頸鹿的圈子。

走了一段路後,小象這時候發現池子裏面有一隻河馬。河馬看到小象後也問了跟長頸鹿一樣的問題。

「小象啊,你要去哪裡?」

「我準備離開非洲草原,去看看不一樣的風景。」

「是喔,你不怕路上沒有水喝或沒有東西吃嗎?這裡的資源不管再怎麼有限,至少是能夠確定是有資源存在呢。」

「既然是要冒險,當然不怕沒有水喝或沒有東西吃囉!」

小象覺得非洲草原的大家都在澆它冷水。因此,後來沿路上遇到的動物它都選擇忽視。接下來的幾年,小象在各個地區遊歷。它在遙遠的北方發現有被人類用來表演雜耍的大象、在遙遠的東方看到被人類用來運輸貨物的大象,也在遙遠的東南方看到有大象被人類視為神獸信仰。

這段冒險的過程中,無論小象看過多少的景色或者多少不同大象的經歷,它對於生命的意義感到茫然了。小象不覺得學會那麼多才藝,展示在人類面前看有什麼價值;小象不覺得替人類搬運貨物的一生有什麼價值;小象不覺得被視為神獸供養有什麼價值。小象不了解,學會那麼多的技能又如何?替一個團體犧牲奉獻又如何?能夠茶來張口飯來伸手又如何?

由於小象找不到這趟冒險的意義。

因此,它決定回到非洲的大草原尋找自己的母親。

「媽媽,我回來了!」

「你回來啦!這趟冒險怎麼樣,有實現自己的夢想嗎?」

「這趟冒險讓我知道了很多,確實是實現了離開非洲草原的夢想。」

「既然實現了夢想,為什麼悶悶不樂呢?」

「到底這輩子生活的意義是什麼?」

「嗯……看來兒子終於長大了。」

象媽媽說完後,帶著小象到了非洲草原某個隱密的地方。

「只有微弱的光線照進這個峽谷,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大象的墳場。當我們這些自由的大象生命臨終之前,猶如擁有共同記憶一般,我們最終都會選擇在這邊安息。」

「為什麼要帶我來這個地方呢?」

「過去的冒險,你見到的大象都在做什麼呢?」

「有多才多藝的大象、有只做勞力的大象,也有什麼都不用做的大象。」

「這不就是答案了嗎?生命的意義因象而異,有的大象一輩子展現才藝、有的大象一輩子做勞力、有的大象一輩子什麼也不做。」

「嗯?我還是不懂。」

「生命的意義或價值沒有標準答案,不存在所謂生命的真理。」

聽完象媽媽的話後,小象想到當初的長頸鹿情侶恩愛的畫面,以及河馬享受池子冷水的畫面。小象發現它根本不想像非洲草原之外的大象,它只想要好好享受非洲草原的生活。

「那你找到大象的生命意義了嗎?」

「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有找到生命的意義,但是我知道自己現在想跟媽媽在一起。」

說完後,小象用鼻子牽著象媽媽的鼻子,默默地離開大象的墳場。

請幫我拍手點擊五下(:3 」∠ )

發表迴響